从“5·31”新政回看光伏市场发展

刘光林 来源:中国电业 编辑:jianping “5·31”新政光伏市场

“5·31”光伏新政,一纸扇起千层浪,搅动着从业者的神经,也磨砺着投资商的筋

 
近年来,我国光伏行业从技术研发到市场应用,再到成本控制,全产业链取得创新突破。截至2017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规模连续5年位居全球第一,累计装机规模连续3年位居全球第一。然而,频频出现的弃光和补贴资金缺口等问题,又冷敷着投资客过分狂热的头脑,提醒着从业者回归理性。

 
其实,光伏电价和补贴退坡,以及“年度指导规模管理”政策,自2014年就已经开始实施。光伏电站电价从2012年的1.15元/千瓦时,到2014年初次退坡——根据Ⅰ、Ⅱ、Ⅲ类资源区分别调整为0.90、0.95、1.0元/千瓦时,再到“5·31”光伏新政实施前的2018年初,已经分别调整为0.55、0.65、0.75元/千瓦时。光伏电站新建规模也从2004年到2016分别控制在14000兆瓦、17800兆瓦、18100兆瓦,到2017年至2020年间年均控制在21000兆瓦。

 
然而,这些早已实施的退坡和规模管理政策所针对的问题——弃光和补贴缺口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鉴于此,业界应该早有预判,后面的靴子迟早还会掉下来,只不过这次砸得更重、声音更响——“5·31”新政痛下决心、快刀斩乱麻。

 
唯其决绝,方能“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当前发展的重点就是要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推进技术进步上来,需要从更有利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着力推进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减少补贴依赖,优化发展规模,提高运行质量,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这是今年及今后一段时期光伏发电发展的基本思路。

 
了解了过去,才能理解现在和展望未来。我国光伏行业的发展,先后经历了成长起步、产业化发展、规模化发展、规模管理四个阶段;电价和补贴,从2012年出台标杆上网电价开始至今,先后经历了五轮退坡;规模管理,从2014年开始,也先后经历了五轮。本栏目就通过上述几个方面,简要梳理一下我国光伏行业发展的脉络,供广大读者参考。

 

 

 

我国光伏市场的四个发展阶段


2007年以前
成长起步阶段
累计装机:80兆瓦


这一时期基本上处于示范阶段,行业发展程度低,基本没有实现市场化运行。在光伏项目中,95%为离网项目,仅有5%实现并网。该阶段出现我国首座兆瓦级并网光伏电站,也是亚洲最大的并网光伏电站——深圳园博园1兆瓦光伏发电系统,为建筑并网项目;同时,还出现了国内首座直接高压并网的0.1兆瓦光伏电站——西藏羊八井光伏电站。另外,为解决7省区无电乡用电问题而建设的700多座光伏和风光互补电站,光伏装机15.5兆瓦,均为离网项目。


2007年至2010年
产业化阶段
累计装机:910兆瓦

 
本阶段国内光伏项目快速走向市场化,装机容量每年以100%以上速率增长,并网项目占比达到80%。光伏电站电价实施核准制,“内蒙古伊泰煤炭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0.205兆瓦聚光并网光伏示范发电工程”等项目获得4元/千瓦时的核准电价。另外,实施了前两批“金太阳”和“光伏建筑”项目,再加上实施了两期地面光伏电站特许权招标,让分布式光伏市场和荒漠并网光伏电站兴旺起来。


2011年至2013年
规模化阶段
累计装机:19430兆瓦

 
此阶段出台了并网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标杆上网电价,将分布式光伏项目补贴从容量补贴转向电量补贴,并将光伏项目审批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并网项目成为主流,离网项已经忽略不计。利好政策频出,装机总量和增速都快速提升,我国渐成为光伏大国。但同时,由于装机与负荷中心不匹配,国际国内市场不均衡,国内装备市场与应用市场不协调,光伏与调峰电源不配套,输送通道与光伏基地建设不同步等问题的存在,仍然制约着光伏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2014年至今
规模管理阶段
累计装机:130250兆瓦(截至2017年底)

 
由于补贴缺口和弃光问题的出现,我国自2014年起实行光伏标杆电价和补贴退坡以及“光伏发电年度指导规模管理”,而且逐年更加严格。同时,随着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与并网时间的挂钩,各地连续几年掀起了抢装潮。我国开始在农村贫困地区开发分布式光伏产业。另外,为促进先进光伏技术产品应用和产业升级,“领跑者”计划进入公众视野。光伏应用从地面光伏电站转向分布式,分布式光伏迎来大爆发,2017年新增装机超过20000兆瓦,同比增加约4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