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电站频频易主的背后

吴文泉 来源:爱康集团 编辑:jianping 光伏电站


531新政就像一针催化剂,显著加速了光伏行业的风云跌宕,特别是对于中国的下游光伏发电市场。据统计,2018年531之前,全国重大电站交易,仅0.05GW。2018年531之后,全国重点电站交易11项,1.29GW。2019年一季度,也达到了0.516GW,前后交易量激增达到20倍、10倍。仔细观察卖家多数是民营光伏企业,那买家都是谁呢?2018年7成电站的买家都有国资央企背景,2019年一季度,除一项海外电站出售给国外资产公司外,也全部都是国资背景。


回顾这几年的电站交易历史,也可以看到很明显的趋势(如下图),下游光伏发电行业,集中度正在加速,主角也逐步开始了变化。

 

 

乍一看,怎么有点像春秋战国的剧情啊?这里就有一个疑问了,光伏电站到底应该谁来玩呢?谁会成为真正的霸主呢?华夏能源网前几日的一篇文章(“国”姓豪门是否适合迎娶“光伏发电”?| 论道光伏未来①)就曾经提出,国资集团不应该成为中国光伏电站市场的主体。虽然作者也提出了很多的依据和理由,但我认为还是有些牵强,特别是全文没有对电站交易的现实大背景进行剖析分析,脱离现实谈发展毫无意义。


要研究这些问题,我们还是要从回顾中国光伏电站的历史开始:


一、 回顾历史——中国光伏的理想与现实


一 、中国光伏发电历史


我国的光伏制造业,作为一个全球瞩目的战略行业,最早完全依托于海外市场,获得了非常快速的增长,但随着海外的双反与萎缩,行业逐步遇到困难。结合中国在国际上做出的减排承诺,中国逐步开启了自己的光伏发电市场。


中国光伏电站市场的正式启动,是从2010年的“金太阳工程”开始的,但真正爆发是2013年光伏标杆电价补贴政策出台后,中国光伏发电一跃位居世界首位,持续至今。2017年新增装机甚至达到了全球的54.7%。就算去年531新政下“光伏寒冬”,仍然达到了40%。


作者是2013年加入的光伏行业的,说到当时我对中国光伏发电市场的感受,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抢”。抢项目(路条)、抢屋顶、抢并网(630)、抢人才(开发人员、项目管理人员、技术人员)。


当时中国光伏电站开发投资的主力就是民营光伏制造集团,大家普遍的思路就是:我懂光伏我专业——我有产品和供应链优势——抢先开发投资电站——抢市场占有率、形成规模优势——电站资产上市证卷化——获取高额回报。


这样做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1,按照测算投资光伏电站(加上国家补贴)可以获得长期稳定高额收益,优质项目甚至可以达到20%以上收益,如果利用金融杠杆,收益甚至可以更高。2,可以显著带动自身的组件、逆变器等的销售。3,可以做大自身资产和营业额。4,拓展业务领域、摆脱单一的制造业局限。


这样一举多得的事情当然要做了,一时间一个新的中国奇迹产生了,除了2014、2015年几乎每年都是100%左右的高速增长。多数传统光伏制造集团,包括地方新能源企业,都加入了这场竞赛。


二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人们常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补贴拖欠”、“弃光限电”、“居高不下的非技术成本”成为光伏现实中的三座大山。


补贴拖欠


经过16、17年的电站建设高潮过后,出乎政府的预期的高速增长,导致补贴无法及时到位,据业内人士统计,国家累计拖欠光伏补贴超600亿元,其中光协鑫一家就拖欠总计高达62亿。补贴平均拖欠时间在1.5年-2年左右。


弃光限电


光伏由于其发电量的波动性,对于电网有较高的消纳调节峰谷的要求,但过去几年光伏电站集中区域,往往是我国电力基础薄弱区域,消纳调峰能力本来就弱,再加上地方对于火电的相应保护,就造成了西北五省弃光率居高不下,据统计2017年新疆、甘肃两省的弃光率分别达到21.6%和20.8%。弃光的部分,可都是电站的纯利啊!


居高不下的非技术成本


目前非技术成本已经占到总投资成本的20%以上,算到电价上面至少1毛钱。其中包括了土地成本,电网接入成本,财务成本等等。


土地成本,近年由于消纳、限电等因素,近年来光伏电站普遍转移到土地相对紧张的中东部地区,土地租金普遍达到1000元/亩以上。有的地方甚至还要一次性缴纳10年、甚至20年的土地租金,加上部分地区需要缴纳的2-10元/平米不等的土地税费。折算下来,一个占地300亩的10MW电站,每年土地相关支出就达到80 - 300万,20年下来就是1600万-6亿元。而10MW电站的年发电收益也仅仅是600万 - 800万,这将极大减少电站的收益水平。


电网接入费用,包括了接入审查及批复相关费用、送出线路建设成本、送出线路征地费用、汇集站升压站建设成本、改造扩容费用等,投资大约为0.1~0.5元/W,大型电站往往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而这些很多本该是由当地电网企业承担建设的,虽然电网也承诺将进行回购,但是从近年来实际情况上看,目前为止实际回购的比例是很低的。


资金成本,这个其实中国民营企业的普遍困难,相对国外2-3%的平均融资成本,国内的政策性贷款利率也可以达到3-5%,但实际上看大部分民营企业是很难享受到的,往往融资成本要达到10%左右。这对于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虽然,国家对于降低非技术成本上,已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距离真正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座大山的存在,不仅直接降低了光伏电站收益水平和现金流,“补贴拖欠”、“弃光限电”、“土地税费”的不确定性,更是直接削弱了金融机构对于光伏的信心和电站资产化能力。不仅让企业融资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更是直接破灭了众多下游光伏企业战略构想中最重要的一环“电站资产上市、证券化”的战略设想。直接导致了众多涉足光伏下游业务的光伏制造企业,纷纷陷入现金流短缺的泥潭。


531新政,对于制造业的压力骤增,面对生存的压力,以及面对现实的冷静战略反思后,造就了531之后的电站易主频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