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观察| 锂电池企业抢滩科创板,两大阵营比拼

徐劲聪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jianping 锂电池新能源


2018年2月底,深圳沃特玛电池董事长李瑶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年前还能够与宁德时代、比亚迪两大龙头比肩,坐上动力电池产能第三把交椅的沃特玛,居然会在公司楼下看到“请还供应商血汗钱”的横幅。


2019年,是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第十年,补贴政策开始调整的第三年,补贴结束的倒数一年。这一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随着诸多车型落地交付变得愈发热闹,上市不到一年的宁德时代股价节节攀高,而在证券市场新贵科创板上,目前申报IP O的企业中也出现了一批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尤其是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企业。


南都科创记者发现,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心脏”,我国动力电池产业在发展历程中踩过不少“陷阱”,且有些问题并未在过去得到解决,而是借助机遇回避、遗留了下来。如今,科创板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和科创产业的一大变量,对于帮助动力电池产业链跳出低端竞争怪圈,走向高质高效,将有着重要意义。


背靠龙头

企业背后客户多有交集


作为广东第一家进入科创板IPO的企业,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所属新能源车锂电子行业代表了广东制造业方向。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目前每年约销售2800余万辆汽车,已经连续多年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28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但新能源汽车正成为新的增长点,销量首次突破百万量,增速达88.5%。广东作为全国最大汽车生产基地,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全国超过八分之一,2018年广东全省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到25万辆。


4月15日,广东嘉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申请得到上交所科创板受理,招股书显示,嘉元科技主要产品为超薄锂电铜箔和极薄锂电铜箔,主要用于锂电池的负极材料。最终应用在新能源汽车、3C数码产品、储能系统等终端应用领域。


虽然与嘉元科技不同,利元亨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锂电池、汽车零部件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但基本代表了目前整个科创板申请上市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业务方向。


从财务数据来看,两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申请企业中规模均为中等水平。


招股书显示,嘉元科技IPO融资金额为9 .69亿元,主要用于生产线扩产和技术改造,而利元亨为7 .45亿元,主要用于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生产和研发项目。


虽然两家企业分属锂电池产业链条不同环节,但两者背后“金主”有交集。招股书中披露,两家企业的主要客户均是宁德时代、比亚迪、新能源科技等国内动力电池生产企业。


根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动力锂电池前三位是宁德时代、比亚迪、沃特玛。2017年中国动力锂电池产量44.5GWh,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前五家企业市场占比67.2%。


南都科创记者发现,IPO企业背靠龙头企业并非广东企业个例。从目前科创板IPO的企业来看,有7家与锂电池行业相关企业,其中除了广东2家外,其他5家来自长三角。而长三角也正是中国汽车制造业重要基地。根据7家净利润来看,排在首位的是浙江公司杭可科技,根据招股书来看,他的客户与广东两家也有交集,报告期内,公司客户主要为韩国三星、韩国LG、日本索尼(现为日本村田)、宁德新能源、比亚迪等知名锂离子电池生产企业,主要客户较为集中。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60%以上。


产能风险

前车之鉴:盲目扩张遇滑铁卢


结合募资用途可以发现,广东两家IPO企业的上市融资目的都绕不开为了动力电池客户的巨大需求而扩大产能。尽管上市融资目的都绕不开扩大产能,但两家企业都对扩大产能的风险有所警惕。南都记者对比两份招股书中披露的风险因素发现,尽管业务方向不同,但共同作为服务于动力电池企业的中上游厂家,除技术风险外,两家公司的经营风险、财务风险、行业及市场风险、募资运用风险等重合率都很高。


背靠龙头企业,对两家公司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招股书披露,2018年度嘉元科技公司前五大客户营收比例达到77 .17%,且占比趋势为逐年递增。而利元亨更是在2018年度对新能源科技单个公司的销售收入就占到营收的66.19%。


由于销售客户集中,两家公司都提到了下游行业增速放缓或下滑的风险,并放在重要位置。其中,利元亨更是直言“未来,如果锂电池行业增速放缓或下滑,同时公司不能拓展其他行业的业务,公司将存在收入增速放缓甚至收入下滑的风险。”


事实上,如果下游行业增速放缓,带给中上游企业的还不仅是收入增速放缓问题。由于当前下游行业需求旺盛,带动中上游企业投资扩张产能,因此若下游行业即动力电池、新能源汽车市场达不到市场预期,前期扩张的产能将成为过剩产能,从而拖累企业发展。这一点也在嘉元科技的财务风险因素中有所体现。


不仅是嘉元科技,南都记者对比另几家已受理新能源汽车上游供应商发现,各家募资用途虽都将主要用于投资扩产,但也均对产能扩张的风险心有疑虑。


在锂电行业,产能扩张的风险确有前车之鉴。


2016年年底,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行调整,新增“非个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运营需满3万公里方可领取补贴”的规定。政策出台以后,动力电池企业的回款周期至少延长了一年半,造成早期通过大举借债投资扩大产能的公司整体运转困难。随后,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政策陆续出台,更是让这些企业雪上加霜。


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就是在这一阶段遭遇滑铁卢,从排名前三的动力电池企业一路败退,到2018年上半年已经跌出前10名。且由于债务庞大欠款众多,还曾在2018年2月引发供应商拉横幅讨债。目前已受理企业中的天奈科技,就是沃特玛电池欠款的供应商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上游供应商们对扩张产能心存疑虑的原因。


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沃特玛资金问题爆发的原因主要是对市场研判不足,公司扩张产能太快,购进和升级了太多设备,加上没有做好资本市场规划而致。靠举债和“打欠条”扩张低端产能,最终导致沃特玛黯然退场。


2018年以来,新能源汽车步入“后补贴时代”,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瞿国春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链已经非常完备,在产业发展初期,国家各级补贴政策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但随着产业规模越来越大,长期补贴不可持续,更重要的是会扰乱市场机制的有效发挥。下一步,政策驱动将逐步转向市场驱动。


然而,作为与新能源汽车共进退的动力电池,其实并非一个完全的“新物种”。国内消费锂电行业的发展历程中,有两个重要的历史阶段。2001-2010年,随着中国上游锂电材料陆续突破实现国产化,中国锂电池的生产成本迅速下降,国内厂商依靠成本优势崛起,市场份额迅速扩大;2011年以后,由于智能手机横空出世,其需要更高质量和能量密度的消费锂电池,这导致国内大多数厂商“低质低价”的成本打法失效,整个消费锂电行业每况愈下,市场份额重新被日韩厂商夺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