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黄世霖谈电化学储能技术路线图

来源:高工锂电 编辑:jianping 电化学储能技术

“2020年度电综合存储成本将低于0.25元,这意味着从成本上讲将具备可以实现大规模商业化的能力。”


这是宁德时代副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黄世霖在多个场合的分析判断,也是其开始在储能产业链进行部署的原因。


从储能产业发展的趋势来看,也正在朝着黄世霖的判断向前推进,动力电池的高速发展,得以让锂电储能系统性能不断优化,成本快速下降,这也让储能在电源侧、电网侧、用户侧、通信基站等刚性需求市场初步具备商业化应用条件。


仅从国内市场来看,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31.3GW,占全球市场总规模的17.3%,除了占绝对比例的抽水蓄能外,电化学储能的累计装机规模位列第二,为1072.7MW;而在各类电化学储能技术中,锂离子电池的累计装机规模最大,为758.8MW。


无论是从技术应用角度,还是从性价比上来看,锂电池在电化学储能中的优势已经非常明显,而业内的一致判断也认为,2019年,锂电池在储能领域将成为走向规模化应用的转折年。


在储能领域,无论是战略制定层面,还是在具体的推进落地层面,宁德时代都已经开始进入实质性的阶段。


高工锂电注意到,从去年开始,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的布局开始提速,2018年 6月,宁德时代与福建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合作的储能项目完成签约。


此项目计划分三期实施,一期拟建设规模为100MWh级锂电池储能电站,二期将扩建500MWh级锂电池储能设备,三期将扩建1000MWh级锂电池储能设备,同时还将配套建设移动储能设备,以及移动充电设施。


去年10月,宁德时代竞标获得鲁能海西州50MW/100MWh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储能项目。


一方面是在电网侧储能应用上开始获得实质性的订单,另一方面,宁德时代还在探索新能源发电、储能与电动汽车结合的商业模式。


今年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做了关于储能的建议:


一是针对风能和光伏发电的间歇性特点,在西部大力建设光伏和风力发电设施并配套建设锂离子储能电站,来减少对电网稳定运行的影响,提高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和发电占比;


二是加快推进西电东输,为新能源汽车提供清洁的电力能源;


三是通过大规模推广新能源汽车,使之成为分布式储能设施,与电网智能互动,发挥移峰填谷的作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在曾毓群提出关于储能与新能源电力、电动汽车相结合建议的同时,宁德时代在该领域的布局已经开启。


今年1月底,与宁德时代还与星云电子等签订合资经营合同,设立福建时代星云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时代星云主要经营风光储充测一体化智能电站、家庭智能后备电源系统、基站智能后备电源系统、变电站储能系统、岸基电源系统、能量管理系统等,以期在全国推广电动车智能充电站,满足电动汽车充电服务市场需求,适时开展电动汽车电池系统售后检测。


紧随其后的4月4月2日,宁德时代宣布与科士达合作设立储能合资公司——宁德时代科士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合资公司主要以开发、生产及销售储能系统PCS、特殊储能PACK、充电桩及“光储充”一体化相关产品。


与科士达的合作,显然是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布局的进一步实质性动作,GGII分析认为,基于宁德时代在储能电池领域的技术和应用积累,结合科士达在储能PCS领域的技术等优势,为其将来大规模涉足储能领域做铺垫。


而更为关注的还有,双方在充电桩及“光储充”一体化领域合作的想像空间。曾毓群在两会中接受采访时,特别强调了未来V2G技术对于电动汽车和储能领域的结合,既可以实现储能的规模化应用,又可以实现对于电动汽车综合成本的降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