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北京世博会场馆创新设计论坛”的“怪事”想到的


“绿色与传承—2019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场馆创新设计论坛”于6月10日下午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新落成的被动式建筑创新楼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位设计师参加,其中包括近60位各设计院的总建筑师、总工程师、总设计师。


会议由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存东主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名誉院长、总设计师崔愷致辞;会上有6位人士做了发言,其中五位是世园会的五个场馆(中国馆、国际馆、植物馆、生活体验馆、妫汭剧场)的主设计师,另一位却是以产品公司CEO身份出现的神秘嘉宾。“怪事”就出在这里。
像这样重大学术会议是非常忌讳商业味道,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呢?
原来,这家公司就是其产品使用在中国馆上的为中国馆披上绿色外衣的龙焱能源科技(杭州)有限公司。1024块不同尺寸的金色碲化镉发电玻璃,不仅增添了中国馆的神韵,还带来了建筑材料的绿色春风和建材革命。能够得到中国馆主设计师景泉院长的特别推荐,可以想见它的意义非凡。
碲化镉发电玻璃是由双片玻璃之间夹发电膜所构成,可做成仿石材、不同颜色、各种图案,不同规格、不同形状的光电建筑构件来满足建筑美学要求。同时可将太阳光转化为电能,满足建筑能源需求。在追求绿色环保、节能建筑的时代,这种可作为建筑材料同时兼具发电功能的光电建材是值得广泛推广和应用的。
作为有幸参与将发电玻璃系统安装到世园会中国馆上及《光电建筑技术应用规程》的主编单位的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也是十分荣幸的。
正在编制中的《光电建筑技术应用规程》和已经立项编制的《光电建筑标准图集》、《光电建筑光伏系统设备技术要求》系统的将光电建筑做到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光电建筑是用光电建材建造的建筑,是新生事物。光伏+建筑早已有之,但初衷是为光伏发电寻找的“栖身之所”,其首要任务是发电量的大小,是否符合建筑要求在其次。而光电建筑的首要功能是建筑,其次才是发电量。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光电建筑是由可发电的建筑材料建造的,而这种可发电的建筑材料其首要功能是建材功能,其次才是发电功能,不能本末倒置。其对比参照物是普通建材。由于光电建材的成本可以靠发电收回,在建筑全寿命周期中,成本会随着年限增加而减少,最终为用户带来收益,因此,与只能靠折旧回收成本的普通建材相比,光电建材成本是最低的。
光电建筑中的光伏系统不同于地面光伏电站,安全等级要高于地面电站。光伏上了建筑,地点环境变了,出现了新的情况;光电建筑中的建筑增加了发电系统,也出现了新的情况,这就要求我们制定新的规范。
欢迎有兴趣的单位参编我们的《光电建筑光伏系统设备技术要求》规范编制工作。(联系电话13701270626)
今年上海光伏展上,许多厂家推出了新的光电建材产品,如苏州腾晖的晶硅晖系列墙顶瓦系列,汉能的铜铟镓硒墙瓦系列,瑞科的碲化镉发电玻璃墙、装饰、显示系列并获得了全球首张UL61730CDTE最高效率证书,中建材的大尺寸碲化镉发电玻璃等等。
光电建筑的定义与BIPV、BAPV、光伏建筑一体化等等叫法有区别。光电建筑出发点为建筑,因此与出发点为发电的这些建筑有本质的区别。观念的不同,带来根本的差别!光伏可使用的地方十分广泛,而光电建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这一小部分确是节能建筑的未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