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战争,这次谁卡谁脖子?

罗松松 周雪玲 来源:凤凰网 编辑:jianping 光伏战争
2017年6月2日上午,纽约阳光刺眼,位于华尔街大道40号的特朗普大厦门前出现了一位愤怒的中国人。

这位身穿蓝色夹克的中年男子右手拿着一份当天刚印出来的报纸,左手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喝倒彩的手势,报纸的头版写着:Trump Abandons Climate Pact(特朗普抛弃气候协议)。这个人就是天合光能的创始人高纪凡。



天合光能创始人高纪凡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前抗议

天合光能是当时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数一数二的公司,也是第一批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光伏企业。对光伏人来说,特朗普是不折不扣的“眼中钉”。这不仅因为他退出气候协议,保护石油煤炭等传统能源产业,还因为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重税,导致中美光伏产业两败俱伤。

然而,特朗普已经成为过去时,拜登的时代才刚刚开启。在能源问题上,拜登彻底推翻了前任的立场,不仅要限制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开发,而且要让新能源实现对传统能源的替代和升级,其中包括风能和太阳能。

虽然拜登在阐述能源政策的时候对中国只字不提,但是美国政客心里都清楚,要想发展太阳能,中国是一个不可能绕开的环节。不仅因为绝大部分产能由中国提供且成本低廉,而且行业的前沿技术也是由中国企业在主导研发和推动,包括大尺寸硅片、颗粒硅、钙钛矿、HJT电池等等。

如何发展光伏、要不要对中国敞开大门,这是摆在拜登政府面前的一道两难选择。而要不要去美国建厂,如何应对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是中国光伏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01. 拜登的无碳化野望

去年7月14日,拜登在特拉华州的竞选演讲上语出惊人:“我们要建50万个充电站,在2035年前实现无碳电力部门,还要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而在十多年前,立下要做“全球能源领导者”flag的奥巴马政府,面对难以解决的碳排放,也只敢许下“2050年减少80%”的长期愿景。

那么,拜登离他的蓬勃野心之间隔得有多远呢?且看美国目前的能源结构:


目前美国使用的能源中62%都来自化石能源。数据来源:EIA

2019年,美国电网规模的发电量约为4万亿千瓦时,有63%依然来自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仅占18%,距离15年后电力部门零碳化的愿景相去甚远。简单计算可以得出,即使美国每年用电量保持不变,可再生能源部门也必须达到12%的年复合增长率,才能保证在2035年完全负担电网需求。

而从可行性角度,目前可再生能源中势头最猛的发电方式,当属光伏无疑。根据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的最新报告,太阳能在过去的十年中新增发电量依次超过了煤炭、风能及天然气,成为增量中贡献最大的一环。


预计美国2020年新增发电中太阳能(深蓝色)占比将达到43%。图片来源:SEIA

而太阳能发电中,光伏占了96%(其余为热能)。得益于光伏技术在过去十年内的迅速发展,光伏平准化度电成本从2009年高不可攀的359美元/MWh,下降至2018年的43美元/MWh,未来成本还有可观的优化空间。

因此,可再生能源的核心议程,就是光伏发电。自大选尘埃落定已过去三个月时间,拜登对曾经的承诺具体落实了哪些行动呢?主要分政策与人事两方面。

上任一周内,拜登围绕可再生能源发展签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尤其对光伏行业发出了奶妈式的关怀,主要奶在三个方面:企业,基础设施,以及劳动力。

对企业,拜登在竞选时承诺过联邦政府要花4000亿美元买可再生能源、电池及电动汽车。因此1月27日的命令中即指示政府“采购无碳污染的电力和车辆”。

此外,国会在去年12月还通过了一项支出法案,批准对光伏企业在未来5年投入15亿美元研发费用,并延长两年高达26%的税收抵免,提升光伏企业成本竞争力。

对基础设施,拜登行政令指示“联邦机构增强对气候变化的适应力”,其实就是电网改革。拜登承诺过要提高风能及光伏“在联邦土地上”的效率,其中政府能做的就是升级电网,让风能及光伏等具有间断性、不稳定性的能源更适合上网。

对劳动力,拜登鼓励传统能源从业者向可再生能源切换。传统能源岗位流失一直是可再生能源被抨击的要点,对此拜登班子对媒体公布了个绝佳方案:欢迎石油工人们来制造太阳能面板!

虽然这个奇思妙想被共和党议员嘲讽为“Let them eat the cake(玛丽皇后名言,法国版何不食肉糜)”,但拜登不仅不退让,还把它写进了行政令,为可再生能源行业输送血液。

上述行政令并没有涉及到具体金额,方案略显缥缈。但要知道凡是花钱就得立法,立法需要更长的时间,离1月20日权力过去才一个月,拜登此刻先以行政令改变花钱的方向,让现有支出朝可再生能源转向,不失为稳妥而卓显诚意的举措。至于2万亿的新计划,目前国会是民主党两院占优的局面,迟早也将奏响凯歌。

除了政策,拜登还为能源新政精心设计了内外两套班子。

对内,拜登首先恢复了“气候沙皇”的角色。“某某沙皇”是美国媒体对特定领域掌权人士的代称,不需要参议院确认任命,也不需要向国会委员会报告,可谓总统私人班底。特朗普时代这个职位被取消,而拜登上台后马上任命了两位“气候沙皇”,大大增加了气候议题、也即可再生能源在白宫层面的话语权。


拜登任命的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曾在奥巴马第二任期担任美国国务卿

对外,是职能岗位的任命,保证白宫主人的决策能够得到有效执行。

美国能源部一直是可再生能源补贴和贷款的主要资金来源,早在2011年就已资助了5个100MW以上的光伏项目,可以说是美国光伏的源头活水。拜登任命了过去大力补贴新能源的老搭档为部长,再度为行业打开水龙头。

此外,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过去一直由共和党占上风,制定了许多对可再生能源不友好的政策,比如“最低报价价格规则”,光伏企业即使有补贴也必须提高上网竞价,难以拉开成本优势。而拜登则把旧政的头号反对者提拔为新主席,为可再生能源扫除政策障碍。

总之,回到开头,2035年前实现无碳电力的承诺,正在各方面得到落实。政策就绪,人马就位,只差等米下锅。可米呢?

为了实现目标,拜登-桑德斯工作组计算过,五年内美国需要安装5亿块太阳能电池板、搭建800万个民用太阳能系统。拜登将要面对的最大困难,可能是跟不上想象力的产能。

02. 骨感的现实

去年11月中旬,就在拜登和特朗普激战正酣时,一个名为Rethink Energy的研究机构发表了一篇报告,意思简单明了:如果拜登上台,美国光伏行业将会迎来一个史无前例的爆炸式增长,累计装机量到2030年将会达到450GW,相当于从今年开始,每年需要新增66GW的产能。

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

根据美国太阳能协会(SEIA)的数据,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光伏行业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尤其是前两年装机量不增反降,随后两年受益于税收减免政策,市场才逐渐恢复。去年美国光伏装机量同比增长43%,达到19GW,不到中国的一半,截至到目前,美国光伏累计装机量只有90GW,仅为中国的三分之一。

有这样的成绩,特朗普“居功至伟”。光伏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目前的发电成本仍然高于石油和天然气,短期之内必须仰仗政府的补贴,受政策影响极大。但是特朗普偏偏say no,不仅没有给补贴,反倒打着制造业复兴的口号,频频挥舞手中的关税大刀,不仅阻碍海外产品流入,同时也削弱了美国自身的光伏竞争力。

2017年和2018年,特朗普政府先后推动“201”和“301”调查,对进口光伏产品加征关税,本以为这样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但事实恰恰相反,根据美国太阳能基金会的数据,2018年美国光伏行业的就业人数比2016年减少了1.8万人。

所以到了2019年,SEIA实在忍不下去,跟政府抱怨说,再不调整政策,美国光伏行业4年之内至少会损失6.2万个工作岗位,比美国煤炭产业的总就业人数还多。而且还言之凿凿地说道,美国的光伏产品价格几乎是全球最高的,缺乏竞争力。结果这份声明被特朗普的心腹、前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驳斥为“假新闻”。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截至到2019年,美国光伏行业的从业人数约为25万人,比2016年少了整整一万人,其中16.2万人负责下游组件的安装,上游生产端的人数只有3.4万人,比2016年少了3700人。


2016年之后,美国光伏产业就业人数总体不断下降,仅2019短暂回升。来源:Solar Foundation

这样的结构实际上说明一个问题,特朗普过去四年推行的贸易政策引发了一系列负面的连锁反应:高昂的关税导致美国光伏产品价格整体偏高,和传统能源相比竞争力不足,导致一批下游组装公司破产,就业岗位不断减少,市场蛋糕越来越小,对海外的依赖度不降反增。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报告,从2017-2019年,在“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和关税的庇护之下,美国组件进口比例逐年提升,2019年美国组件出货量约为13.28GW,但是进口比例高达96.7%,其中最大的进口国为马来西亚。


2019美国光伏进口来源,马来西亚高居第一。来源:EIA

虽然美国是光伏技术的起源地,但是在经过几番折腾之后,无论是和德国、日本相比,还是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相比,已经处于落后地位。这种落后不仅体现在装机量和发电量上,更体现在供应链的薄弱上。

通常来说,光伏行业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上游是硅料,中游是硅片、电池片、逆变器以及玻璃等等,下游是组件和发电系统,然而在这些环节上,美国的存在感和它的世界霸主的地位完全不对等,比如,2020年全球光伏组件排名前十的公司中,美国只有一家企业上榜。

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拜登在上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返《巴黎协定》,并且在能源策略上制定了相当激进的目标,因为再不追,劣势就会越来越大。

榜单中除了美国的First Solar之外,其余有八家是中国公司,另外一家是韩国企业,而除了组件之外,在上游几乎所有环节,中国都牢牢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和技术优势,这也决定了美国如果要发展光伏,必定绕不开中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