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秒杀马云成中国首富 如今被曝欠薪还无故裁员

二水 来源:环球人物 编辑:jianping 汉能太阳能

“汉能,没有不可能。”


把这句话作为公司司训的汉能,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日后有发不出工资的可能。


据《能源杂志》报道,今年5月,汉能将每月5日的发薪日调整为28日,可即便如此,之后依然有许多员工未拿到5-8月的工资。


最近,网上有人爆料,汉能今年以来会偶尔晚发工资一两天,但是都会说明原因和发放日期。可像现在这样,既不发工资,也不说明情况的,还是第一次。


目前,汉能员工已组建了多个维权讨薪群。有人在群里说,一些正常维权的员工,收到了不给离职证明的威胁。更有员工因不满被欠薪,在网上留言揶揄那句司训:“(不可能)有的,发工资是不可能的。”


值得玩味的是,汉能掌门人李河君在今年7月讲过一段话:“各个事业部的CEO们,各个公司的CEO们,如果全部是向集团伸手要钱,就是一种耻辱!几十亿净资产在那,还跟集团要工资!你们的职责何在?”


在严厉批评了各事业部、各分公司的浪费事例后,李河君又开始为部下打气,“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


从李河君的讲话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信息:现在可能是汉能的困难时期。


从世代务农的客家少年,到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前首富,再到没钱给员工开工资的老板,李河君的人生可谓大起大落。

 

 

汉能怎么了


比起被欠薪的员工,遭遇“没有任何理由,也拒绝任何赔偿”的被裁员工更是悲惨。


上个月,汉能地区公司的一名负责人根据裁员名单指示“送走”了两名同事,没过多久,该负责人的名字出现在了新一批裁员名单上。根据《劳动法》规定,被裁员的员工可以领到一笔补偿金。但实际上,连工资都发不出的汉能,自然也没有钱用来发做补偿金。


没能拿到补偿金的员工,无奈之下只能跑到政府留言板上留言讨钱。


 


汉能员工讨薪截图。


除了欠薪、裁员,汉能还很不客气地割起了自家员工的韭菜。


去年7月,有汉能员工在知乎上发帖称,公司强制要求员工购买总体规模约6亿元的公司债券,年利率10%,并且提供银行业务员联系方式,要求即使用银行信用贷款也要购买。随后有人跟帖说:“7月1日前入职的九级以上员工必须买(汉能员工共分为30级),九级20万,每往上一级加10万。8月10日前必须钱到账,否则可以离职。”

 


知乎留言截图。


至于汉能为啥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员工“认购”,有人调侃其理由是公司司训十八条中的一条——“发展的奥秘:与员工共成长”。


随后有媒体向汉能方面求证,其回复:“这怎么可能?我们正在给刊发的媒体发公告。”可至今,网上没有任何关于该公告的消息。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汉能的现金流已出现了问题。


可即便如此,汉能的各种合作关系新闻稿和公关稿依旧在密集发布,对比之下,显得十分滑稽。


5万元折腾成8000万元


汉能成立于1989年,其30年的兴衰过往与创始人李河君的人生起伏密不可分。


李河君来自广东河源市观塘村的一个农家,大学读的是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89年,他靠着从老师那里借来的5万块钱创立了汉能。


一开始,李河君在中关村摆摊卖玩具、矿泉水,后来又租了档口卖电子元器件。在中关村练摊的那段时间,帮他攒下了不少本钱。


据汉能官方网站称,李河君非常幸运地在6年间,从各种业务往来中积累了8000万元。他本人也曾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我不过是众多幸运儿中的一个,能通过任何生意致富。”


一个农村娃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钱,未来要干啥,李河君没有了主意。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是中国电力需求的快速增长时期。在一个中学同学的建议下,李河君回到河源老家考察水电项目。考察结束后,他马上花了1000多万元买下了河源在东江上的一座1500万千瓦的小水电站,这也成为他百亿基业的开端。


此后,李河君在水电领域频频出手,逐步增持一些小规模资产。


2002年,他获得了位于云南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的建设权。这一项目旨在直接向富庶的广东省提供电力。按照汉能官网的说法,2011年3月,金安桥水电站建成。


金安桥水电站的大坝结构比葛洲坝大十分之一,比美国的胡佛大坝大三分之一。它的建立,使得汉能一举跻身百万级大型水电站阵列。李河君曾透露,该水电站每天能产生约1000万元的现金,堪称汉能的“现金牛”和“印钞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