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要深刻认识碳中和带来的革命性变化

王元丰 来源:环球时报 编辑:jianping 碳中和能源转型
随着国家对碳中和工作的部署与推进,碳中和成为更加热门话题。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业都在思考、研究该怎样实现碳达峰,又通过什么途径可能实现碳中和?很多文章和报告在说,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可再生能源将增长多少,石油和煤炭的消耗量将下降到怎样的程度,还有一些如氢能新能源汽车等新技术会应用到多大的比例等。不过,目前很多关于碳中和报道的行动,都处于一般工作层面,很多人没有看到碳中和将使经济社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实现碳中和不仅会带来宏观数字上的改变,很多行业将会由于碳中和的要求,发生结构、形态和运行模式的重大变化。这个过程中也还有很多风险和挑战!下面以对实现碳中和目标最为重要的几个行业进行分析。

能源行业无疑是实现碳中和最为至关重要的行业。在碳中和的目标要求下,能源行业将向绿色、低碳方向转型。同时,非常重要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风电和太阳能在配电端接入电网,能源与电力系统将会重塑。国际燃气联盟(IGU)协调委员会主席陈新华在《憧憬2060,拥抱能源新时代》文章中指出:电力发展要从“电从远方来”向“电从身边取”转变。尽管对于这个观点能源界还存在一定争论,但一定要看到碳中和将导致电力系统发生本质性改变。美国社会预言家杰里米·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对此有很好的说明,他认为在未来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家庭和单位房屋上的太阳能板和小型风机发电,是能源生产者;同时每个人都会在生产和生活中使用电力,是能源消费者。他认为未来的电网与现在集中调控的不同,“分布式智能网络”将成为电网主体。“分布式智能网络”是将数以万计的微型电厂生产的电力汇集并配送给用户的“能源互联网”,这种电网还将采用双向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技术,因此是“分布式智能网络”。基于能源互联网的能源系统,不仅仅是从化石能源到清洁、可再生能源的转变,更是能源生产和使用的一场革命。

交通行业是当前温室气体排放较大的领域,全球交通领域的碳排放主要涉及公路、铁路、航空、海运等多个部门,碳排放占到了全球总量的24%左右。而且,机动车的使用过程燃烧汽油或柴油,不但排放对气候变化有直接影响的二氧化碳,同时排放的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物、微粒和碳烟等有害气体是空气污染的主要元凶。汽车行业通过向电动车转化达到碳中和,不但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还对于减少空气污染,降低对人们健康的损害大有裨益。不仅如此,机动车的电力化还将与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技术支撑的无人驾驶技术紧密结合,创造出汽车产业的全新业态。有专家说未来汽车等于人工智能+新能源,未来的新能源无人驾驶汽车使用电力、氢能或太阳能为动力,由人工智能操控。这样的汽车不但节能,不排放温室气体,不会对环境造成过大压力,而且在行驶过程中,人们可以工作,也可以休息或看电影、听音乐进行休闲娱乐。欧盟一些国家和英国从2025年也就是5年后就禁止燃油车销售,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禁止和淘汰燃油车。1886年德国工程师卡尔·本茨制造出世界上第一辆以汽油为动力的三轮汽车,到未来20至30年,燃油汽车将退出历史舞台。碳中和对交通运输业的影响、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是历史性的。

建筑业也将随着碳中和的推进发生重大变化。建筑是人类活动的主要场所,但是建筑在建造和使用过程中,消耗大量的资源与能源,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的40%左右。建筑业在实现碳中和中作用非常关键,未来的建筑也将会与现在有非常大的不同。建筑不仅仅要向绿色、低碳甚至零碳方向转变,重要的是建筑的设计、建造和使用,乃至拆除的理念都将发生改变。因为未来的建筑,不单单是供人们居住、工作的构筑物,它还可能是“一座发电厂”。布置在建筑上的光伏发电板、风机,会产生电力供应建筑自身,多余的电输出到电网。而建筑的地源热泵则可以使浅层或深层地热成为人们取暖、空调或生活热水的来源。不同建筑发电厂连接在一起,就是能源互联网,建筑又是“能源物联网的节点”。这种能源互联网在与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结合在一起,对建筑的每天不同时段、每个季节的能源生产和消耗进行监测、分析,进行能源智能使用调控,建筑又成为一个巨大人类“数据获取终端”。建筑不再仅是古老“土木工程”的传统产物,未来它的功能、形式将有非常大发展革新。

与此同时,金融市场将围绕碳中和,通过将资金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等可持续资产转变。化石燃料的评级持续下调,标准普尔指数中的化石燃料:重能源类股,从十年前的13%已经跌至目前的3%以下。相比起来,投资者正将大量资金投向可再生能源股票,标准普尔清洁能源公司的股票在2020年上涨了138%。中国股票市场也在清楚反映这种改变。2021年1月8日,国内新能源车电池龙头宁德时代股价在盘中达到424.99元,市值达到9898亿元。宁德时代的市值不到3年时间上涨了超过12倍。而曾经是中国A股市值第一的中石油,市值已经跌破8000亿,中石油市值在2007年顶峰的时候达到过1.24万亿美元,按当时汇率计算,超过9万亿人民币,前后相比资产缩水巨大。

这就引出搁浅资产(standed assets)问题。搁浅资产是在正常寿命期内因技术上落后,不能用又必须提折旧的资产,如果处理企业必然出现亏损。花旗集团(Citigroup)的一份报告分析,石油、煤炭和天然气行业目前面临的巨大金融风险。化石燃料行业有超过100万亿美元的搁浅资产,包括管道、港口、发电厂和海洋钻井平台,这些都将很快被淘汰。伦敦能源领域的智库“碳追踪计划”的报告指出,太阳能和风能发电价格的骤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企业产生数万亿美元的搁浅资产,重创无法自我改造的产油国”,同时“使忽视能源转型速度的无经验投资者面临数万亿美元的资金风险”。碳中和将将给市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有行业和企业将成为未来市场的弄潮儿,也有行业和企业将面临重大风险和挑战。

不要仅仅把碳中和作为国家要求的一项工作,政府、企业和社会对碳中和的未来进展,要深入研究分析。看不到碳中和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和挑战,将很难在历史性的碳中和进程中行稳致远。能够切实把握碳中和发展趋势,抓住人类向绿色、低碳和零碳转型机遇的人、企业、社会和国家,才能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王元丰  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