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氢能一跃成为能源领域的“香饽饽”:盲目发展就是胡来

别凡 来源:中国能源报 编辑:jianping 氢能能源领域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用这句诗来形容今年两会期间的氢能产业或许再合适不过了。2018年两会期间谈及氢能的代表委员还屈指可数,今年,氢能就已经一跃成为能源领域的“香饽饽”,从制氢、储氢到运氢、加氢,再到下游主要应用之一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无一不是热点话题。


哪种制氢模式最适合我国?企业对氢能产业发展信心如何?氢能何时才能真正实现产业化发展化?目前亟需解决的难题有哪些?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积极为推动氢能健康有序发展建言资政。


“被扔掉”的氢受青睐


氢位于元素周期表之首,是宇宙中分布最广泛的物质。氢能燃烧热值高,产物为水。有数据显示,燃烧同等质量的氢产生的热量约为汽油的3倍、焦炭的4.5倍。因此,氢能被视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甚至被称为“人类的终极能源”。


“氢能毫无疑问在世界各国得到认可,它是未来清洁能源的重要方向之一,在这方面我们很有信心,虽然起步较晚,但是我们很有优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氢能发展的信心。


资料显示,目前氢能主要有三种制取模式,一是煤制氢,且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二是可再生能源制氢,当前我国有大量可再生能源发电无法并网消纳,以此制氢,简易可行,技术可靠;三是工业副产氢,如化工、焦炉等,我国也是此类型工业的产能大国。


而在这三种制氢模式中,可再生能源制氢和工业副产氢似乎更受青睐。


“在现有技术条件下,‘被扔掉’的氢都是很好的选择,包括工业副产氢、可再生能源制氢,这将是今后应用示范阶段的主要氢来源。”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技术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认为,使用这两种方法制氢,一方面成本低,另一方面虽然工业副产氢要液化且液化效率不高,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的效率也不高,但因为它们本来是要被扔掉的,所以相比之下效率已不是最主要的考虑因素。


这一观点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李灿的认同。他表示,氢能要真正实现产业化发展还是要依靠可再生能源制氢,否则制氢技术就不可持续。“我一直倡导可再生能源制氢,因为氢燃料电池本是清洁技术。不管是煤制氢还是天然气制氢,如果制氢技术不清洁,就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


企业积极抢占先机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3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制定的《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2016-2030)》中,就已经把“氢能与燃料电池技术创新”列为重点任务。在今年3月5日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印发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中,涉及氢能与燃料电池的内容就有4项。


行业被认可,政策有支持,企业也纷纷摩拳擦掌、积极布局。


“目前,国家能源集团在制氢、运氢和储氢、加氢站、燃料电池等全产业链各个环节都在推进。”凌文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东方电气集团董事长邹磊则更加具体地描绘了其氢能发展规划。“我们将联合三峡公司,打造开放式的协同创新平台,同时推出新一代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氢燃料电池,并开通成都到绵阳的城际氢燃料公交车。”


即使是身处传统能源领域的石油公司也已经加入氢能产业队伍。“2022年冬奥会时,大家就能用上我们自主研发、运营的加氢站和氢能汽车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集团总裁马永生告诉记者,中国石化集团已有的广泛加油站网络可以为加氢站的审批带来便利,同时,其工业副产品也可为氢能提供来源。“我们的重点投向是交通网络加氢站的建设。”


而作为氢能的重要应用领域,氢燃料电车汽车更是今年车企代表、委员们的重点关注话题。


“一直在发力。目前氢燃料电池驱动的福田大客已经正式推向市场,我们将全力以赴在氢燃料电池车尤其是商用车领域加大产品开发。”全国政协委员、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信心满满。


与北汽集团将发力点放在商用车上不同,中国一汽集团则同时关注氢燃料电池乘用车的发展。“今年我们会小批量生产一部分氢燃料电池乘用车,并进行试运营。”全国政协委员、一汽集团总经理奚国华表示,目前一汽集团正积极布局从氢燃料电池到整车的应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