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亟待解决“能源贫困” ,清洁能源合作空间大

2020-10-17 16:51:02 太阳能发电网
作者:成功 倪健领 来源:能源评论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8月28日宣布,批准1亿美元信贷项目以支持孟加拉国在新冠疫情检测、追踪、治疗等方面的能力提升,并帮助其提高长期应对疫情的能力。亚投行在公告中称,作为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孟加拉国部分人口仍生活在公共设施和服务缺乏的简易居所中,孟政府应对疫情面临诸多挑战。

孟加拉国地处南亚次大陆东北部,不仅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重要一方,也是中国在南亚地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国家。

根据2018年发布的“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指数,孟加拉国在63个“一带一路”国家中位列第15名,其中发展指数排第15名,较上年下降4名,持续居中上游位置。


孟加拉国的天然气、水能和太阳能资源相对丰富,石油和煤炭资源匮乏。近年来,中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煤电、油气、太阳能等产业。

近期,孟加拉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孟加拉国2021-2041年愿景规划》,其中提出,力争2041年成为发达国家,解决能源贫困问题。这既是孟加拉国未来能源发展的方向,也为我国企业出海提供了新的机遇。

产业以服务业为主 基础设施亟待加强

孟加拉国的经济状况以1991年经济自由化改革为分水岭,此后,该国经济增长模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上述转变,也给该国带来了两方面变化。

一方面,贸易自由化政策以及投资政策的放松,吸引了大量外商投资。孟加拉国迅速确立出口优势产业,提高对外出口额。同时,外资流入额的急速提升,也有效拉动了孟加拉国落后的基础设施、庞大的劳动力资源,投资成为孟加拉国经济增长的引擎,要素驱动经济增长模式开始向投资驱动经济增长模式转变。

另一方面,孟加拉国开始对知识经济、科学技术、人才加以关注,并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扶持力度,大力发展制药业、信息通信业等新兴科技产业,提高孟加拉国经济活力,促进投资驱动经济增长模式向创新型经济增长模式转变。

2014~2019年,孟加拉国经济呈现持续稳定的增长态势,GDP与人均GDP均保持稳步提升。与此同时,孟加拉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FDI)屡创新高,但对外直接投资(ODI)并不高。

物价方面,2013~2019年,孟加拉国物价水平相对较高,CPI基本呈现持续回落的趋势,只是在2013年和2019年下半年出现两次小幅反弹。

产业结构方面,孟加拉国第一产业占GDP比重较高,第二、三产业占GDP比重较低。近年来,孟加拉国不断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发展成衣制造业、服装加工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降低第一产业比重,提高第二、三产业比重。目前,产业结构调整取得一定成效,特别是第二产业,工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从2011年的25.05%升至2019年的29.65%。

区域经济方面,孟加拉国议会于2010年7月批准了孟加拉国经济区法案(Bangladesh Economic Zone Bill)。根据该法案,孟加拉国将新建以下4种类型的经济区:公私合营经济区(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economic zone)、私营经济区(Private economic zone)、政府拥有的经济区和特殊经济区(Special economic zones)。孟加拉国政府当时提出,在未来15年内新建100个经济区,创造1000万个就业机会和400亿美元的出口额。

基础设施方面,由于国家治理能力有限,孟加拉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时至今日,公路、铁路、自来水、电力、网络的建设水平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甚至还不如一些发展中国家。

公路建设方面,孟加拉国公路局公开数据显示,全国公路总里程为21302公里,其中国家级公路3813公里,地区公路4247公里,乡村公路13242公里。孟加拉国交通基础设施非常落后,市内通勤尚无轨道交通,道路拥挤。当地研究机构的最新研究指出,首都达卡地区每年因拥堵造成3700亿塔卡的损失,相当于国家预算的11%。

铁路方面,孟加拉国境内现有铁路2884.67公里,运营里程2655.93公里。孟加拉国铁路局划分为东区(East Zone)和西区(West Zone)。东区现有铁路1390.78公里,主要使用米轨标准,仅达卡至吉大港119.45公里铺设套轨,其余124.8公里正在扩建套轨;西区米轨线路531.15公里、宽轨线路682.19公里、套轨线路280.55公里。孟加拉国首都达卡至印度加尔各答铁路开通,孟西北罗洪布尔、东北贝纳波尔也有铁路与印度连接。至今,孟加拉国与缅甸尚无铁路连接。

与交通不同,孟加拉国移动通讯发展迅猛,五大运营商竞争激烈。2018年2月,孟加拉国通讯管理委员会正式向Grameenphone、Banglalink、Robi和Teletalk等4家公司颁发4G牌照,正式进入4G时代。

能源对外依存度高 光照资源可观

总体看,孟加拉国的能源特点是:禀赋不佳、对外依存度高。

该国煤炭主要分布于孟加拉国东北部、西北部,即锡莱特区东部、拉杰沙希区东部及迈门辛区东部。其中5个地区有较充足的煤炭储量。虽有储量,但开采成本高,实际开采量较小。政府更倾向于从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进口煤炭,但是,该国海岸吃水深度不够,海运进口煤有限,煤电发展严重滞后。

天然气是孟加拉国最为丰富的能源资源,该国为亚洲第七大天然气生产国,2012年已发现24座油气田。截至2019年,孟加拉国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204亿立方米。天然气资源主要集中在东北部锡莱特区、东部苏尔玛凹陷及吉大港山前凹陷中,其中锡莱特区是孟加拉国第一座油气田发掘地。

正因如此,该国的电力供应一直以本国天然气发电为主。

孟加拉国石油资源匮乏,一直是原油及石油产品进口国。直到1989年,该国才在锡莱特区的霍里普尔发现大量石油,结束了孟加拉国无大量石油储备的历史。但受技术水平、开采力度、油田储量等因素的限制,孟加拉国石油仍严重依赖进口。2019年,孟加拉国已发现至少23个海上及陆地油气田,但只有12个已开采使用。

能源消费方面,过去6年中,除2016年,孟加拉国一次能源消费以超过10%的速度保持增长。2019年,孟加拉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176万吨油当量,较2013年增加62.7%。

从一次能源消费结构看,天然气占比最高,其占比也处于持续提升状态。2019年孟加拉国的天然气消费量约为343.5亿立方米,同比增加25.3%;较2013年增加56.5%,2013~2019年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长率接近10%。

煤炭消费也大体呈现增长趋势,2019年,孟加拉国煤炭消费量约0.14艾焦,同比增加41%;较2013年的煤炭消费量增加171.3%,2013~2019年的煤炭消费量年均增长率接近30%。

电力消费方面,孟加拉国近年来用电量增速高于发电量增速,国内发电量已无法满足需求,因此每年从印度进口约30亿千瓦时电量。即便如此,孟加拉国的人均用电量仍不足300千瓦时/年,不到南亚平均水平的一半。

为补足能源消费缺口,孟加拉国近年开始发展可再生能源,如水电、风电和光伏。受限于资金、资源和地理等条件,上述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均未实现较大突破。

首先看水电。孟加拉国地势较为平坦,只有吉大港山区地势较高。在吉大港山区的卡普台有一座全国唯一的水电站,装机容量23万千瓦。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的位势梯度都不足以为水力发电提供条件。当前,孟加拉国水电年发电量基本维持在800~1000吉瓦时。

其次看风电。孟加拉国海岸线总长700公里,且在孟加拉湾拥有多个岛屿,来自印度洋强大的南风和西南季风非常有利于风力发电。但当前,孟加拉国风能部门尚未取得突出进展,全国风电装机仅接近3兆瓦,年发电量约5吉瓦时。

再看光伏。截至2019年年底,孟加拉国太阳能装机容量仅为284兆瓦,但是同比增长超过40%;2013~2019年,孟加拉国太阳能装机容量翻了两倍。

电网建设方面,孟加拉国电力供应紧缺,电网建设不足。孟加拉国主要城市已连入电网,但大部分农村地区尚未联网,24%的人口无法获得电力。

亟待解决“能源贫困” 清洁能源合作空间大

近年来,我国能源企业积极开拓孟加拉国市场。中孟在煤电、油气、太阳能等领域均有合作。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先后参与相关建设和运营。


油气方面,2016年10月14日,在中孟两国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孟加拉国石油公司交换了《孟加拉国单点系泊及双管道项目EPC合同》签署文本。该项目将铺设220公里长的海上及陆上输油管道,计划于2021年7月完工。

煤电方面,孟加拉国作为“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沿线国家,一直得到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中国企业参建的电力项目都在积极推进之中,如中国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合资的帕亚拉132万千瓦燃煤电厂、中国华电所属香港公司吉大港132万千瓦燃煤电厂、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巴瑞萨35万千瓦燃煤电厂等项目都在加快建设。

当前,孟加拉国大部分项目由外国金融机构融资参与,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国的公司和金融机构,涉及建设燃煤电站装机容量1250万千瓦,占孟加拉国发展煤电总容量的一半以上。

太阳能发电方面,2019年11月5日,中国能建东电三公司与福建永福电力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孟加拉迈门辛市5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施工合同。项目位于孟加拉国迈门辛市,建设项目总容量为50兆瓦,包含新建一座132千伏升压站及送出线路,为孟加拉国目前在建/已建项目中单体规模最大的光伏发电项目。

目前,孟加拉国仍未摆脱能源贫困状态,但是,该国已提出一系列措施着力改变目前的现状。在未来一段时间,中孟在煤电建设和运营、清洁能源发电设备制造以及电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均具有一定的合作空间。

从政策支持方面看,孟加拉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21年让所有人都能用上电。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将发展电力放在首要的位置,并且制定了短期、中期和长期电力生产计划。

在孟加拉国的规划中,可再生能源将满足更多电力需求。具体看,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占总发电量的10%。为实现此目标,政府开展了多个可再生能源项目。

同时,为了加快国内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整合进程,孟政府于2008年出台了《可再生能源政策》。该政策旨在挖掘可再生能源资源潜力,使其普遍惠及人民,并允许、鼓励和促进公共及私营部门投资。

除了《可再生能源政策》,孟加拉国近年还制定了其他多项法案、政策、条例,以促进本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孟加拉国鼓励私人和外国资本投资电站建设,鼓励私人资本和外国资本通过公私合作、租赁电厂和私人电站等多种形式投资电力行业,对投资者给予15年免税待遇,并对电力设备免征增值税和关税。

可以看到,孟加拉国国内电力,尤其是煤电和太阳能发电的发展空间还很可观,政策不但致力于解决电荒,同时也在推动能源的清洁化、低碳化。

从营商环境看,根据《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孟加拉国营商环境位列全球第168名。孟加拉国在保护中小投资者方面具备优势,排名相对靠前,但在易于开展业务排名、处理建设许可、获得电力、获得信贷方面、注册资产、获得信贷、纳税、跨境交易和合同执行等方面排名靠后。

从劳动力成本看,孟加拉国劳动力市场的特点是劳动力体量大,年轻劳动力充沛,技术水平较低,就业成本低。该国15~50岁劳动力人口占比超过60%,但劳工操作能力和学习能力较差,技能水平较低,无法适应高水平的工作要求。孟加拉实行低工资制, 孟加拉国高级管理人员工资水平在1500~3000美元/月,一般经理级管理人员300~900美元/月,技工75~100美元/月,半熟练工60~80美元/月,普工30~65美元/月。

原标题:孟加拉国:解决“能源贫困” ,是任务也是机会

(作者供职于能研智库)


责任编辑:jianping
太阳能发电网|www.solarpwr.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