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出海波涛汹涌,欧洲库存高企争议

赵子祥 来源:财联社 编辑:jianping 欧洲组件光伏组件反倾销
今年欧洲光伏组件高库存问题曾多次引发关注,继今年7月份挪威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声称截至8月底欧盟仓库中有80GW光伏组件后,日前另有机构EUPD research预测,到今年年底,欧盟仓库中将有约65GW未售出的光伏组件库存。

一位光伏行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有部分组件厂商近几个月都在从欧洲往国内运回组件,包括自己身边同行就有人拉回来卖,但具体数量无法掌握。财联社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隆基绿能处获悉,公司出口欧洲市场的组件占20%-25%,当地的阶段性库存情况肯定存在,但随着需求恢复库存情况也会进行动态调整。

欧洲库存高企争议

今年以来,欧洲组件库存居高不下的话题持续不断,存货容量的具体数字成为争议焦点。

7月,挪威一家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声称,截至2023年8月底,欧盟仓库中有80GW的光伏组件。同时,Rystad Energy还预测到2023年底时,欧洲的光伏组件存货容量将达到100GW。

近日,欧洲调研机构EUPD research发布报告对Rystad Energy的预测数据进行了修正,该报告称基于多年来对数据库中光伏组件数据的细致收集和监测,因此有必要对其他分析师提出的数据进行某些调整。

而根据EUPD research的预测,到2023年底,欧盟仓库中将有约65GW未售出的光伏组件库存。

EUPD Research在报告中表示,2022年,欧盟大概安装了约40GW的光伏组件,从中国进口光伏组件87GW;到2023年底,欧盟新增光伏装机容量规模将达到60GW,而中国光伏组件进口量也将增长至100GW。

EUPD Research公司对欧盟在2024年安装的光伏系统装机容量的预测范围为65GW到75GW,具体取决于场景。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在今年对欧盟出口的光伏组件装机容量达到100GW,那么欧盟在今年将积压40GW以上的光伏组件,再加上2022年积压的47.2GW,目前积压的光伏组件的装机容量为87.2GW。如果这个数字的四分之一(约22GW)被认为是正常的库存量,那么超额的积压量为65GW。

一位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EUPD Research和Rystad Energy都是知名的能源研究机构,二者对于组件库存容量预测的出入与采用的数据源、预测模型以及计算方式不同有关,但即便是按照保守数据参考,高库存也是不争的事实。

“积压量和预测的未来(2024年)装机量差不多持平,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

对于上述库存预测,隆基绿能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不同机构之间出现“数据打架”,是因为欧洲涉及国家众多,很难有机构能准确无误统计出真实情况。

“阶段性库存肯定有,欧洲属于生产销售分离的市场,它在提前进口铺货的过程中就会出现一定的库存”上述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对公司在欧洲是否存在高库存的具体细节不是很清楚。

通威股份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公司公司去年刚刚开始布局海外市场,公司目前组件在海外出口收入占比不到10%,就自身感受而言,近两年海外需求增长较多,只是相比之下供给增加更多,不过公司目前并不存在高库存情况。

组件跌价与组件“返销”

欧洲市场面临高库存的同时,国内组件价格也在持续下跌,已经进入“一元时代”。

11月24日,三峡集团2023年光伏项目组件集中采购开标,本次招标组件类型为N型,出现了0.919元/W的超低报价。

据PV- Tech测算,10月份组件环节的毛利已为-0.03元/W。其中,不含硅料的一体化企业的毛利为0.06元/W,含硅料的一体化企业毛利为0.13元/W。
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组件价格下跌原因涉及多方面,主流观点可总结为以下几点:一是产能过剩,从上游硅料开始、硅片、电池片、组件以及各类辅材的产能都严重过剩。二是竞争激烈引发的“内卷”,组件虽然是光伏制造链条中最后一个环节,但盈利能力比不上上游环节,同时同质化严重导致对下游客户议价能力弱,因此都在比拼价格。

此外,财联社记者同时注意到,业内有部分声音认为,一些企业正在将欧洲库存组件“返销”至国内,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组件价格下跌速度。但究竟是哪些企业在进行“出口转内销”?“欧版组件”归国的具体体量又有多少却不得而知。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组件运回国)可能是个动态的行为,也许某公司起初有具体计划,但不会是一次性都拉回,而是一批一批拉,在这个过程中根据相关变化,计划也有可能就进行调整。”

反倾销“硝烟”再起?

欧洲组件高库存也引发了当地业内人士担忧,早在9月11日,欧洲光伏产业协会曾致信欧盟委员会称,受到库存飙升,以及中国制造商之间为争夺欧洲市场份额而展开的“激烈竞争”影响,与年初相比,欧洲太阳能电池板价格已经被压低逾25%。协会表示,在欧洲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成本,是彼时现货价格的两倍多。

此后更有消息传出,以德国为首的部分欧盟国家正试图在太阳能领域减少对华依赖,计划动用补贴或“关税大棒”等工具,保护欧盟光伏企业。

不过,欧盟国家尚未展开实质性动作前,曾被业内誉为登陆欧洲最好“跳板”的土耳其却开始了行动。

11月25日,土耳其贸易部发布了第2023/32号公告称,应土耳其企业申请,对原产于中国的光伏组件反倾销案启动反规避调查,审查中国涉案产品是否经由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克罗地亚及约旦出口至土耳其以规避反倾销税。

该案调查期为2020全年、2021全年、2022全年、2023年1月至2023年9月。涉案产品包括光伏电池组件和太阳能电池板。

根据欧洲太阳能贸易机构SolarPower Europe的数据,土耳其是全球第四大太阳能制造商,2022年的年产能约为8GW。

此外,2022年土耳其新增装机容量1.61GW,累计装机容量12.53GW,其中分布式装机容量为10.28GW。土耳其的国家能源计划指出,到2035年,土耳其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将从2020年的16.7%提高到23.7%。到2035年,太阳能装机容量将增至52.9GW。

数月前,土耳其曾颁布新规,太阳能组件进口税必须按公斤计算,而不是像此前的规定那样按平方米计算。业内人士曾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该国此前发布的这一措施旨在保护国内光伏组件制造商的利益。

对于土耳其此次启动的反规避调查,包括晶科能源在内的多家头部组件厂商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土耳其本身市场体量不大,占公司海外营收比例较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