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储能上市公司“不务正业”?不!他们只是“正业难务”……

董梓童 来源:中国能源报 编辑:jianping 储能上市公司


储能业务如何实现盈利?这是困扰不少储能企业的难题,即便是上市公司,也不例外。


日前,记者梳理了A股有储能成分的上市公司发现,以储能业务为主要赢利点的公司屈指可数,绝大多数营收主要还是依靠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或是其他相关业务。


业绩贡献寥寥


据中信证券和申万宏源证券的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上共有储能成分的上市公司22家。截至记者发稿,上述企业均已发布2019年年报。


总体上看,2019年,A股储能上市公司整体业绩良好,仅有*ST科陆等3家企业亏损,占比13.6%。同时,10家企业营收、净利润同比双增,占比45.5%。但值得注意的是,储能上市公司间营收差距较大,两级分化特征明显,且大部分企业净利润较低。


据统计,坚瑞沃能等7家企业2019年营收不足6亿元,占比31.82%;盛弘股份等6家公司营收在6—19亿元区间,占比27.3%。科士达、雄韬股份2家企业营收处于20—29亿元区间,科华恒盛、易事特和*ST科陆3家企业营收处于30—39亿元区间。剩余4家企业宁德时代、骆驼股份、南都电源和国轩高科为当年营收前4名,分别达457.88亿元、90.23亿元、90亿元和49.59亿元。


从净利润来看,国轩高科等12家企业净利润不足1亿元,占比54.5%。仅有宁德时代和骆驼股份2家企业当年净利润超过5亿元,分别为 45.6亿元和 5.95亿元。


虽然被分类为储能上市企业,但多数公司并未在年报中单独列出储能业务业绩,仅有宁德时代、南都电源、中恒电气、雄韬股份、*ST科陆和圣阳股份6家企业披露了储能相关业务营收情况, 不足四成。除圣阳股份外,其余5家公司储能业务营收占不高于公司当年总营收的8%。上述6家公司营收分别为6.1亿元、3.11亿元、0.15亿元、2.34亿元、0.87亿元和11.2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33%、3.46%、1.31%、8%、2.73%和60.74%。


此外,科华恒盛、科士达在年报中表示,将储能业务营收合并于新能源业务计算。2家公司的新能源业务和光伏逆变器及储能业务的2019年营收分别为3.87亿元和0.59亿元,占比分别为12.16%和22.69%。合并后该部分营收仍占比不高。


市场规模有限


记者分析年报发现,在上述22家储能上市公司中,不少企业营收受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和电池业务影响较大。


其中,坚瑞沃能等8家企业披露了公司2019年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营收。除易事特和动力源2家企业新能源汽车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不足5%以外, 剩余公司该部分业务营收的占比均在25%以上,最高的甚至接近60%。奥特迅、鼎汉技术、坚瑞沃能、通合科技、盛弘股份、英可瑞6家企业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0.52%、50.83%、40.51%、26.23%、34.5%和58.1%。


另有南都电源等9家企业电池营收贡献较大。2019年,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万里股份、骆驼股份4家企业电池业务营收占比高达80%以上,雄韬股份、*ST时万电池业务营收占比超60%,南都电源、坚瑞沃能、圣阳股份3家企业占比稍低,也分别达到29.52%、43.09%、34.63%。


据了解,电池业务包括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两者在电池容量、电芯种类等方面均有区别,属于不同类型产品,分别应用于储能和新能源汽车产业。


在年报中,储能上市企业并未区别分列两者营收,而是合并计算。因此,无法估计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销售对各企业业绩的影响。但据行业研究机构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数据,2019年,我国储能电池出货量9.54吉瓦时,同比增长83.5%;而动力电池出货量为71吉瓦时,同比增长9.2%。储能电池市场远小于动力电池。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能源汽车市场走势对不少储能上市公司业绩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国轩高科等企业也在年报中提及,公司业绩驱动因素受新能源汽车市场及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影响。


产业格局悄变


即便如此,业内依然看好储能的发展前景。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认为,近年来,储能电池出货量逐年增加,涨幅较高。预计随着锂电池成本的不断下降,逐渐靠近储能系统应用的经济性拐点,储能市场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宁德时代在2019年年报中称,在储能市场开始逐步启动的背景下,公司持续加强研发投入,完成了采用低锂耗技术,长电芯循环寿命的电芯单体和相应系统平台产品的开发。


虽然储能上市企业大力支持储能业务开发,但单靠储能业务难以大幅盈利是不争的事实。


多位行业高管告诉记者,目前,我国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和现货市场仍处于建设初期, 储能可以参与的市场空间有限。用户侧的峰谷电价差套利,以及在发电侧参与火电调频,是目前储能产业为数不多的成熟商业模式。


然而,随着储能逐渐进入电力市场参与调峰、调频后,传统电力市场格局也正悄然发生改变,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秘书长刘为表示,当前,三大主体进入储能领域的趋势非常明显。


一是公用事业公司,油气、发电集团等大型企业通过收购储能技术或系统集成商将储能业务嵌入到传统能源业务中;


二是电力相关的设备企业,此类企业基于已有的客户资源和渠道等优势积极介入储能领域;


三是传统的负荷资源聚合商,这些企业与分布式储能系统运营商的业务正在融合。
近年来,阳光电源、东方日升等新能源上市企业也进一步加快开发储能市场步伐,力图以新能源电站为依托,配套储能系统,提高整体效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