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祖明:光伏提水助力精准扶贫推动乡村振兴

吴军杰 来源:太阳能发电网 编辑:jianping 刘祖明光伏提水乡村振兴

“这些年的实践让我意识到,光伏提水会成为一个产业,它对缺水地区生产力条件直观且巨大的改善,甚至让人感到惊讶,这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直接有效的扶贫手段。”



云南师范大学太阳能研究所刘祖明教授


今年,云南遭遇近10年来最严重干旱。数据显示,截至4月15日,全省共有100条河道断流、180座水库干涸、140眼机电井出水不足,造成约150万人、50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面积达460万亩。


这几个月以来,云南师范大学太阳能研究所刘祖明教授非常忙碌,作为著名光伏专家和光伏提水系统倡导者,他和云南卓业能源有限公司的专家们奔走于云南干旱最严重的偏远乡村,夜以继日地赶工建设着一个个光伏提水工程。


“因为旱情形势严峻,现在很多项目都要求马上完成。”刘祖明说,尽管是“五一”长假期间,也有几个项目同时在施工。


3月7日,疫情缓解后开工的首个光伏提水工程在玉溪市元江县洼垤乡邑席下寨抗旱应急工程建成,项目光伏装机10.8千瓦,设计提水扬程209米,为当地36户135人缓解了生活用水难题;


4月3日,位于昆明市弥渡县德苴乡团山村光伏装机170.5千瓦光伏提水工程建成投运,项目设计提水扬程400米,为当地431户1608人的严重旱情提供了及时支援;


4月17日,对位于昆明市嵩明县牛栏江镇大箐村的建成已四年的光伏提水工程更换新型水泵,让老项目在严峻的抗旱新形势下发挥出了更大的作用;


4月18日,位于玉溪市元江县洼垤乡邑慈碑村委会亚祖垤中寨装机6.4千瓦的光伏扬水工程建成,项目设计提水扬程99米,惠及村民156人;


4月20日,位于昆明市禄劝县乌蒙乡基鲁村委会光明村光伏装机2.16千瓦的光伏扬水工程投入运行,项目建在海拔2240多米的高山上,设计提水扬程90米,为处于干旱中的当地百姓送去了一场“及时雨”;


4月29日,位于昆明禄劝县茂山镇甲甸村委会塘房、甲乌的另一座光伏扬水工程竣工运行,光伏系统装机7.44千瓦,设计提水扬程52米,惠及百姓129人。项目建成当天,虽然是阴天,但系统仍实现了有效提水,显示出较高的系统效率;


5月6日,位于玉溪市沅江县洼垤乡它才吉村委会邑尼都村的光伏扬水工程投入运营,项目光伏装机75.6千瓦,提水扬程440米,为当地32户139人解决了生产生活用水。该项目正是利用五一假期赶工完成,及时且极大地缓解了当地严重的旱情;


5月11日,位于昆明禄劝县皎平渡乡发展村委会菜咪多村的另一座光伏扬水工程竣工运行,光伏系统装机4.8千瓦,设计提水扬程137米,惠及百姓124人。


5月18日位于昆明市寻甸县河口镇北大营村委会的另一座光伏扬水工程竣工运行,光伏系统装机24.8千瓦,设计提水扬程138米,惠及百姓205户1150人。


……

 

 


“每个项目都是最有效的扶贫手段”


身为云南人,刘祖明成为光伏提水工程领域的全球知名专家,似乎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资料显示,作为我国贫困面最大、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之一,云南省目前尚有92万人饮水依靠水窖保障、136万人依靠水窖辅助保障,全省三分之二的耕地靠天吃饭,缺水成为制约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路上的老大难问题。


十多年来,刘祖明和他的团队在云南高原地区建成了160多座光伏提水工程,项目建设地多位于高海拔的边远山区,施工条件恶劣甚至超乎想象,提水扬程从几十米到超过1000米不等。其中一个光伏装机1.35兆瓦、提水扬程超过1000米的项目,是目前世界上总扬程最高,装机规模最大的光伏提水项目。


这些项目不但为缺水地区百姓的生活生产用水改善提供了最直接有效的帮助,为总计高达4万多人的脱贫致富做出了非常直观的贡献,同时也让刘祖明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光伏提水系统设计与工程建设经验。


“这些年的实践让我意识到,光伏提水会成为一个产业,它对缺水地区生产力条件直观且巨大的改善,甚至让人感到惊讶,这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直接有效的扶贫手段。”刘祖明告诉太阳能发电记者说。


2013年建成的位于寻甸县山区某村的一个光伏提水工程,给刘祖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该村村支书后来告诉他,自从有了光伏提水工程,全村每年因此增收超过1000万元。


寻甸是云南省三大烤烟种植基地之一,这个山区村子位于该县严重缺水地区,此前只有一个使用电网电力的扬水项目,但功率较小,连老百姓的生活饮用水也不能完全满足,就更不用说农业生产用水了。


有个例子可以很形象地说明当地缺水的严重程度。


多年来,这个村子里的老百姓家里盖房子,建设用水都只能依靠雨水解决,如果某村民打算建新房子,则需要提前至少一年时间挖出多个水窖蓄积雨水,还得看天公是否作美,什么时候水蓄积足够了,什么时候开工建房。


正是由于缺水,这个村的主要经济作物烟叶种植的收益,一直处于寻甸县的下游水平。因为缺水,村里种植烟叶的时间要比其他地方普遍晚一个月左右,因此烟叶的出产也比其他地方晚,这导致烟叶错过最佳售卖时间,不得不压价出售。


在刘祖明第二年回访这个村的光伏提水项目时,村支书告诉他,项目带来的收益仅仅一年就已经很明显。有了光伏扬水工程,生产用水跟上了,烟叶不但能够及时种植并赶在烟厂收购旺季出产,同时产量也大大增加,往年的损失与现在的增产相加,直接为村里增收超过千万元。


这让刘祖明很吃惊,以为村支书是为了表达感激而夸大其词,为此特意去问过当地政府相关政府部门负责人,结果那位负责人告诉他,增收超过千万,还是村支书的保守说法,实际增收可能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