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开局,哪些人已离场?哪些人在等待?哪些人却频频打出“王炸”牌

吴昊 来源:能源发展与政策 编辑:jianping 光伏企业太阳能发电

风雨如磐的2020年开局,对于光伏行业注定是一场“洗礼”。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突发,多地春节假期延长,部分交通受限,对企业的开工时间、原材料采购、物流运输等方面造成一定影响。在市场、贸易、疫情的多重冲击下,有的人已黯然离场,有的人在焦虑等待时机,也有的人,则在“危”中寻机“逆流而上”,开辟出逆市扩张的新局面。


2月以来,随着复工复产的“号角”频频吹响,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爱旭科技、晶澳科技、中来股份等多家光伏企业纷纷密集公布扩产计划。尽管国内多个产业因疫情影响受挫,但光伏巨头接连丢出的“王炸”,还是让资本市场和制造业都为之一振。


头部企业打出“王炸”牌


据业内统计,2月份以来,仅隆基股份、通威股份、晶澳科技三家公司扩产产能就达到60GW,总投资额347亿元。从2019年诸多光伏企业透露的超200GW的扩产计划来看,当前“逆势”涌现的扩产潮,仅仅是行业洗牌一个新开始。


早在1月2日,隆基股份就在楚雄签署新增投资建设年产20GW单晶硅片项目投资意向,由隆基股份新设项目公司投资约20亿元实施该项目,成为这座单晶帝国“扩产”之年的序曲。


2月12日,隆基股份宣布其全资子公司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隆基乐叶”)拟投资约45亿元在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投资建设年产10GW单晶电池及配套中试项目。


与此同时,隆基股份的海外布局也在加速推进。2月23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隆基乐叶拟现金收购宁波江北宜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基准定价暂定为17.8亿元。隆基股份表示,标的公司生产基地位于越南,目前拥有光伏电池年产能超3GW,光伏组件年产能超7GW,具有较好的盈利能力。本次股权收购事项如顺利实施,将有助于公司快速获得电池、组件海外产能,进一步完善产业布局,规避海外贸易壁垒,增强公司的整体竞争力,符合公司的长期规划和发展战略。


在单晶巨头隆基持续扩张的同时,作为电池片头部企业的通威股份也在加快“开疆拓土”,保持光伏电池片的龙头地位。近日,通威股份发布公告,公司拟与成都市金堂县人民政府签订协议,在成都投资建设年产30GW高效太阳能电池及配套项目,总投资金额预计200亿元。通威股份预测,在扩产后期,公司市占率能够达到50%左右,并且公司拥抱新技术,在HJT方面,公司目前已经有一条400MW的中试线,相关HJT技术在业内有所领先。


根据通威股份对未来四年(2020-2023年)的规划,预计到2023年,该公司累计高纯晶硅总产能最高目标将达到29万吨、电池总产能最高目标100GW,如果晶硅总产能最高目标实现,彼时,其一家公司的产能将超越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的全部多晶硅产量。


新一轮洗牌到来


当前,以争夺市场占有率为目的的产能扩张角逐正在上演,光伏行业的新一轮“洗牌”正在来临,对于拥有领先地位的一线龙头企业,市场份额无疑将进一步扩大,产业集中度也将进一步提升。


根据光伏行业协会的数据,在2019年,产业链各环节集中度上升趋势已现,以多晶硅为例,排名前五的企业产量达到23.7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的69.3%,同比增长9个百分点;产量达万吨级以上的企业从2018年的7家减少至6家,产量占比高达83.9%,同比提升12.1个百分点。


光伏行业协会认为,2020年,随着落后产能加速淘汰,头部企业加速扩张,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其中,在硅片领域,隆基、中环、晶科产能目标分别提升至65GW、50GW以及20GW以上,仅隆基年产能增幅就达30GW;在电池端,通威、爱旭的产能目标分别提升至30-40GW和22GW,通威年产能增幅近18GW;组件方面,隆基、晶科产能目标分别提升至22GW以上,年产能增幅分别高达6-7GW。在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看来,头部企业产能的持续扩张在增大其市场供应量的同时将进一步挤压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同样在2月份,与隆基、通威等巨头扩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经营困难的企业的“落幕”。近日,在阿里拍卖平台上,多家老牌光伏企业正进行破产拍卖,河南安阳市凤凰光伏科技有限公司,2.4亿起厂区整体拍卖;山东腾龙光伏新能源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起拍价981万拍卖所属资产;昔日光伏巨头——合肥海润光伏及海润太阳能实业、海润太阳能科技则以6.28亿元破产拍卖。在疫情的冲击下,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正在光伏行业发挥作用,对于相对劣势的企业,倒闭、歇业、裁员、重组都在所难免。


除了国内巨头的强势扩张和一些中小企业的退场,此次行业洗牌还伴随着许多国外企业的收缩。前不久,昔日的多晶硅巨头瓦克化学集团公布了2019年财报预告,净亏损6.3亿欧元,面对该公司史上最大亏损,瓦克开始了重组计划,宣布到2022年底将裁员1000人。

与此同时,韩国光伏产业也面临困境,多晶硅生产商OCI在2月中旬声称,由于生产成本几乎是当前平均售价的两倍,该公司将关闭韩国的两家太阳能级多晶硅工厂,最大限度的降低其韩国太阳能级多晶硅料的生产。此外,韩华公司宣布将在明年2月关闭多晶硅业务,这两家企业的撤退意味着韩国将失去1.5GW的多晶硅产能。


分水岭,还是试金石?


2020年是我国光伏发电由补贴依赖进入平价上网时代的关键一年,加之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行业面临的挑战正在加剧。随着产业集中度的进一步加强,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或将浮现,对于拥有竞争力的企业,行业的惊涛骇浪在充满挑战的同时,也孕育着“脱胎换骨”的机遇。


2月7日,随着年后股市的开盘,隆基股份再度呈现增长趋势,截止当天收盘,市值达1236亿人民币,这是该公司市值首次超过1200亿,创下了历史新高度,该公司的“逆势扩张”正在迎来业界的更多认可。与此同时,在一系列“王炸”后,通威股份股价也连续涨停,企业总市值突破700亿,位列行业前茅。


危机面前,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往往能够从容应对,在技术升级和模式创新中发掘新的机遇。王勃华认为,目前光伏发电即将脱离对补贴的依赖,由于光伏平价目标压力巨大,迫使光伏制造企业加速降低光伏度电成本,新技术的应用步伐不断加快,甚至将呈现超预期的发展态势。此外,他还预计,从今年开始,光伏应用将进一步多样化,光伏+制氢、光伏+5G通信、光伏+新能源汽车、光伏+建筑等领域的关注度都将逐步提高。


产能扩张的角逐、市场份额的争夺日趋激烈,而技术的迭代、应用的多样化也不断上演,正在成为当下光伏行业的“常态”。对于正处“转型”关键期的中国光伏,行业的洗牌既是一道“分水岭”,也是一块“试金石”,毫无疑问,那些经得起考验的优秀企业,必将在这场大浪淘沙中脱颖而出。


原标题:特别关注 | 哪些人已离场?哪些人在等待?哪些人却频频打出“王炸”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