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海润光伏!

韩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jianping 海润光伏
退市两年多之后,海润光伏走到了“尽头”。

9月9日,无锡海润光伏系统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海润研究院)“名下子公司HAREON SOLAR GMBH(下简德国海润)持有的Greenvision Ambiente Photo-Solar S.R.L.(下称意大利海润)100%股权及德国海润对意大利海润持有的债权”在网络拍卖中流拍,起拍价为16558.32万元。

资料显示,海润研究院是海润光伏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这次资产拍卖的背后,是海润光伏的破产与摘牌。

9月7日,海润1(400074)发布公告,公司股票自2021年9月8日起终止在全国股转公司管理的两网和退市公司板块转让。

这是海润光伏2021年7月15日被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下称江阴法院)依法宣告破产之后的“后遗症”,曾经辉煌一时、市值一度超越270亿的海润光伏留给投资者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定格在2021年9月3日,股价为0.14元,而摘牌又意味着一切归零。

9月9日,一位负责处理海润光伏投资者事宜的刘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投资者的股票价值会归零,股权会被托管,“以目前海润的一个资产状况来看,除非它能够还清全部的债务,否则,对股东是没有分配的。”

从退市到破产再到摘牌

从2011年借壳ST申龙上市,到2019年退市,海润光伏在A股市场的好日子并没有几天。其间,海润光伏经历了“光伏教父”杨怀进时代、“华君系”大佬孟广宝时代,最终还是亏得一塌糊涂。

2016-2017年,海润光伏连续两年的财报,都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8年5月,上交所对其暂停上市。

2019年4月30日,海润光伏披露其2018年年报,截至2018年年末,该公司亏损37.37亿元,净资产为-25.41亿元。但是,海润光伏这一年报,仍然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2019年5月17日,上交所决定,依法依规对海润光伏的股票实施终止上市。在退市整理期,其股价最低跌到0.12元,最终收于0.15元,为A股迄今价格最低股。

海润光伏在A股的最后交易日期为2019年7月8日,退市时的流通股份总额为47.25亿股。

Wind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海润光伏的股东总数还有24.19万户。

退入三板市场之后,海润光伏的股票代码变更为“400074”,简称变为“海润3”,此后又变更为“海润1”。

一年之后,有媒体报道,2020年7月,被上交所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海润光伏“原董事长、澳大利亚籍华人杨怀进,因犯内幕交易罪,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据悉,杨怀进没有上诉。

在三板撑了两年多之后,2021年7月19日,海润1发布公告称,江阴法院根据潍坊汇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21年1月13日裁定受理海润光伏破产清算一案,同日指定无锡东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无锡东华会所)为海润光伏的管理人。

无锡东华会所对海润光伏截至2021年1月13日的资产、负债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其净资产约为-58.51亿元。2021年7月13日,作为管理人的无锡东华会所提出对海润光伏的破产申请。

随后,江阴法院认为海润光伏符合“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破产清算界限,因此宣告海润光伏平破产。

9月3日,海润1留下了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为0.14元。

9月7日,海润1宣布,公司股票自2021年9月8日起终止在全国股转公司管理的两网和退市公司板块转让。公司股票终止转让后,公司将根据中国结算相关规定及时办理退出登记手续。

这也意味着那些从A股持有退到三板的投资者,最终将血本无归,所有市值归零。

“对于投资者的话,目前他们手中的股票价值将归零。”上述负责处理海润光伏投资者事宜的刘女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海润光伏的股票摘牌之后,意味着它不会再在任何一个证券交易市场上交易了,“后期,我们会去调取投资者的数据。”

资产拍卖屡次流拍

破产之后,海润光伏的资产屡次被拍,屡屡流拍。

9月9日上午10点,海润研究院“名下子公司HAREON SOLAR GMBH(下称德国海润)持有的Greenvision Ambiente Photo-Solar S.R.L.(下称意大利海润)100%股权及德国海润对意大利海润持有的债权”在网络拍卖中流拍,起拍价为16558.32万元。

资料显示,意大利海润成立于2008年6月11日,于2013年11月14日注册于米兰。意大利海润在意大利CASSANO 市设有13.1MWp光伏电站。意大利光伏农业大棚13.1MWp电站项目共分为二期 :Cassano2装机容量4.3MW,于 2011年11月并网;Cassano1装机容量8.8MW,于 2012年3月并网。目前,电站运营正常。

2021年7月31日,意大利海润未审会计报表显示: “账载资产总额1968.5,5万欧元(以2021年7月31日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6234.64万元),所有者权益总额242.90万欧元(以2021年7月31日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2003.21万元),负债总额1725.65万欧元(以2021年7月31日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14231.42万元)。”

但是,竞买人需在竞买中考虑对意大利海润向上述负债的全部优先清偿处理。

因此在这次拍卖中,有至少1535人进行了围观,但是没有一个人参与竞拍。

“意大利海润那个项目很快会进行第二次拍卖,会进行降价的。”一位了解海润光伏资产拍卖的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海润光伏目前旗下的资产,包括海外资产都流拍过,“破鼓万人捶,你不降价,是很难一次拍卖就成功的,之前合肥海润的厂区资产拍了好几次,降价了好几次才成交。”

就在两天前,海润光伏的H1 Venture Swiss Holding AG持有Helios Projects EAD100%的股权及享有的应收债权也流拍了,起拍价为5.6999亿元,但是很快,海润光伏的管理人就对这项资产进行了二次挂拍,但是起拍价降至4.5599亿元,拍卖时间定于9月16日。



拍卖资料显示,Helios公司注册地在保加利亚索非亚市,拥有装机容量为50MW光伏电站,于2013年1月28日取得并网许可。目前,电站运营正常。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海润资产目前拍卖的资产“五花八门”,“连车队的汽车都拍卖,一辆北京现代就卖九千多元,奥迪卖37万。还有一些对外的应收债权、机器设备、发电公司的股权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9月至今,海润光伏及其子公司已有17笔资产进行了拍卖,9笔已经流拍,仅成交了江阴海润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对外3户应收债权,以及一辆价值19.45万元的别克汽车。

上述负责处理海润光伏投资者事宜的刘女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海润光伏的资产目前在拍卖,“变现之后,首先会拿来偿债,如果清偿之后还有剩余资产的话,才能够对股东们进行分配。”

截至2021年8月25日,海润光伏的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1089笔各类债权,申报金额约为134.69亿元。管理人按照2021年5月21日海润光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的《债务人财产管理及破产财产变价方案》,对破产财产予以变价出售。

海润光伏目前的资产状况如何呢?无锡东华会所的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21年1月13日,海润光伏的资产总额约为10亿元,负债总额约为68.50亿元,所有者权益约为-58.50亿元。

由此可见,即使将所有资产原价变卖,海润光伏也是资不抵债,因此其投资者们几乎是分不到一分钱的。这对于从两年多之前退市时就坚定持有海润光伏股票的投资者而言,几乎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有媒体此前报道,曾经的“光伏教父”杨怀进在2020年7月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罪名是“内幕交易”。

杨怀进的结局与海润光伏被摘牌的结局一样,终将被中国资本市场写入历史,留给其投资者的,还剩下什么呢?“我的五万多股找谁要去?”一位投资者在“退市海润”股吧里留下了无奈的一句话。

但是,海润光伏被依法宣告破产且不得再转入重整程序或和解程序,依照有关企业破产法的法律实施破产清算,清算结束后,申请注销公司登记,公告公司终止。“公司在全国股转公司管理的两网和退市公司板块终止转让不影响后续的破产清算程序。”

“说实话,海润光伏的光伏电站资产还是具备重整价值的,如果能够引入新的投资者也不排除‘起死回生’的可能性。但是,现在这种破产清算、股票摘牌的局面是各方博弈的结果。”上述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地政府为了海润光伏重整操碎了心,也进行了重整的尝试,“但是现在,只能拍卖资产来还债权人的钱,至于投资者,面对的是一个最惨的结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