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装机需求达三倍 光伏先进产能并不过剩

刘逸鹏 陈其珏 来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jianping 光伏发电

“争议点难道真的在产能本身?”近日,上海证券报记者致电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办公室主任金瑞庭,在问及光伏行业是否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时,他告诉记者:“要警惕落入这种陷阱思维。如果光伏行业真的面临产能过剩,我们应该看到大量的光伏设施被闲置废弃。”

在金瑞庭看来,抛开行业的利用率,只进行供需两端简单的数据对比,就得出“过剩”的结论,既站不住脚,又不合逻辑。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三倍需求

光伏市场依然广袤


2023年底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8次缔约方大会(COP28)达成了“阿联酋共识”,确定了将本世纪全球升温幅度限制在1.5℃以内的总体目标,并争取到2030年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增至2023年的三倍(即超过11太瓦)。

“这个目标非常高。”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钟财富认为,虽然光伏各环节产能近年增长加快,但从全球视角看,要实现三倍可再生能源目标,2030年前的市场需求依旧可观。加之风电装机目标的实现难度远大于光伏,如果风电无法达成相应目标,光伏的市场需求会更大。

“能源结构转型的趋势不会停滞。”钟财富认为,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将成为主力电源。远期来看,光伏产业的全球市场还有比较大的增长空间,国内也有一定的增长空间,“过剩”的说法值得商榷。

从5元到8毛

先进产能永不过剩


“每到大的技术迭代的时候,我们都会遇到产能过剩的质疑,其实它是一个旧产能过剩、但优质产能相对紧缺的过剩。一般情况下,市场经济中适当的过剩是有利于行业发展的,比如前两年的光伏玻璃和硅料,由于没有适当过剩,价格就飞涨,这反而对行业有伤害。”智汇光伏创始人、中国投资协会能投委理事王淑娟对记者说。

在她看来,所谓“过剩”有两个原因:一是需求确实增长了,例如硅料就因为终端需求增长,产能需要扩张;另一个是技术迭代带来的扩产,比如现在处于P型转N型的技术迭代周期,所有龙头企业扩的都是N型这种优质产能,因为担心在技术迭代周期中自己被落下,纷纷在扩优质产能。

对于外界的质疑,晶科能源全球光伏解决方案高级经理李嵩认为,一定要让世界清楚,大量光伏投产的背后,中国光伏产业究竟在做什么?“现在国内的光伏行业已进入先进产能淘汰落后产能的关键时期。”

“去年,PERC的市占率可达到29%,TOPCon只有24%。到了今年,整体预期反转,PERC仅占20%,TOPCon达到70%以上。预计2024年整个TOPCon的需求将达到400吉瓦以上。”李嵩说。

行业里均知,TOPCon代表着光伏的先进产能,也是过去几年国内持续扩产的主流技术路线。

“当前光伏产业链产能的快速扩张,短期供需比的确在增大,企业之间竞争也愈发激烈。但从长远来看,这种竞争态势下,落后和高成本产能会逐步淘汰,领先技术优质产能则会引领市场发展,并推动光伏行业不断迭代升级。从这个意义上讲,先进产能并不会过剩,反而会推动光伏降本增效,给行业需求带来更大的刺激。”协鑫集成总裁蒋卫朋对记者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12年前的2012年,光伏组件招标报价高达每瓦5元以上,到去年底,光伏组件成本已降至每瓦1.8元左右,而仅仅过了数月,N型TOPCon组件报价最低甚至到了每瓦0.79元,“国内外下游电站开发商也因此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和装机积极性,各国政府更省去了大量推广补贴的成本”。

湖北楚云机电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严高云则告诉记者:“我们只是光伏产业链条的末端,仅负责光伏设施的搭建与维护。说实话,现在我们每天都有新能源项目在谈判,完全没有察觉市场的疲软。”

0.4度电背后

被忽略的贡献和牺牲


“0.4度电”——这是隆基绿能总经理李振国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及的一个数据,它代表着隆基生产一瓦光伏组件的直接能耗。但这一瓦光伏组件在它30年的生命周期里,通过太阳光的放大,可发出45度电,实现100多倍的放大。作为对比,10年前生产一瓦组件的能耗是1.2度电,这就是技术进步带来的能耗比快速上升。

李振国做过计算:当前,中国光伏产品占有全球80%以上的市场份额,单看0.4度电的能耗比并不高,但如果中国全年生产400吉瓦的光伏组件,直接能耗将是1600亿度电,“一个巨大的数字”。

“那就意味着,这些电力是消耗在中国,能耗算在中国,碳排放也算在国内,却支持了全球的能源转型。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光伏产业为全球的能源转型是作出了贡献和牺牲的。”李振国说。

“在过去15年的时间,包括隆基在内的中国光伏企业通过创新,取得了十分快速的技术进步,使得光伏发电的成本快速降低。今天,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光伏已成为当地最便宜的电力能源。”李振国说。

近日,DNV(挪威船级社)发布的《中国能源转型展望》报告中预测,到2050年,中国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份额将减少到五分之一。在绝对值上,与2023年相比,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减少70%,接近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报告认为,在绿色技术和应用方面,中国已经是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的领导者。

“忽视我们的贡献,却一味无端指责。西方隐藏在‘产能过剩’外衣下的真实心理,其实是妄图改变全球自由贸易规则的共识,以重建山头主义,继而实现维护霸权的终极目标。这是赤裸裸的规则之争。”金瑞庭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