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解读《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

安信电新 来源:电新邓永康团队 编辑:jianping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

01

专家解读


各位投资人大家晚上好!今天下午的话,能源局把最新的平价上网政策发布出来了,也造成了很多市场上的一些讨论,这里就我们了解的情况为大家解读一下。目前的平价政策,其实还是处在一个从有补贴到无补贴时代的过渡,整个文件中也明确说了,政策要到2020年。那么2020年之后的话,将会针对整个政策执行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再进行一些改进,到时候的话,发改委跟能源局将适时调整2020年之后的平价政策。在2019和2020年这两年时间,目前的政策是对于各省来讲自主申请,并没有强制的要求,同时也给了各省相对比较大的一个操作空间。


针对目前的这几个开发模式来讲,由于不同的项目情况是不同的,它走平价所能够拿到的条件能源局给列出来了,因为整个政策是揉在一起的,我为大家单独分列了一下。


第一类就是本省内的大型地面电站,包括风电、光伏是要全额上网的,要求地方政府能够协调土地的问题,并且禁止收取任何形式的出让费用,不得将在本地投资建厂、要求或变相要求采购本地设备作为项目建设的捆绑条件,切实降低项目的非技术成本。第二个需要落实的就是消纳,包括优先发电权和全额保障性收购,刚开始也是这么讲的,但是伴随着本地区项目的增多,也确实会存在这个现象,对于这个政策的话,它又增加了一个保险条款,如果确实存在这种情况,可以将限发的电量核定为转让的优先发电计划,并且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参加发电权交易,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这一条是在以前所有的跟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政策中没有出现的,在过去的政策中一直是通过政策的压力促进电网能够实现全额的保障性收购。伴随着可再生能源总量占比越来越大,特别是单一地区如果项目非常集中的情况下,一定时间会存在这种现象,能源局他们也不再回避了,可以把优先发电计划看成发电权交易,实现经济利益的一个保障。


这两块主要是降低开发成本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政策是提高收入的,明确了无补贴的项目可以进行绿证交易的,细则还在等待进一步的出台,之前很多人对于绿证能否出台抱着很多的疑虑。根据我们的分析,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中,能源局和发改委出台了很多政策,都要依靠绿证来协调不同时期的一些相关利益方,我们认为绿证政策的出台是大势所趋,主要是看它细节如何确定。


另外一块,降低成本,就是希望通过一些融资方面的创新来降低融资成本,这个我们认为是比较弱的,因为他们对于金融机构并没有太直接的影响,对于地面大型的电站来讲,真正能够发挥作用的其实主要就是土地、并网消纳以及绿证相关的落实情况。这是第一种类型,本省内的大型地面,包括风电、光伏的全额上网的项目。


第二类就是跨省的基地项目,我们主要考虑到一些特高压配套的新能源基地,大家看到特高压的投资有一个提速,所以配套基地中可再生能源的电量占比也是很大的一个部分,对于这类项目明确提出按售端地区的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或者是略低一点扣除输电通道的输电电价来确定送端的上网电价,比如说像青海、河南的特高压可能要以河南的标杆上网电价扣除高压通道的输电价格来确定青海这边风电光伏的上网电价。


有一个问题,风电、光伏这两种项目电价能不能保持20年的问题,因为过去标杆火电上网电价的波动是由可再生能源基金来差额补足的,意味着它承担整体的波动,但是现在完全依靠市场化的购售电合同还是需要电网来承担电价波动的问题,跨省基地的项目还牵扯到两端,特别是售端地区的火电电价以及相关的输电通道的价格。因此,对于这类项目,地方政府和电网在落实特别是20年的购电合同上面是需要有一个比较关键的角色的。


对于这个跨省的基地项目,就像我刚才讲的,跟前面的本省内的项目是一样的,优先上网,全额保障收购,不要求参与跨区的电力市场化交易。过去也有一些特高压的项目,比如说像甘肃到山东,也曾经出现过对于风电、光伏的项目进行定价的要求,当时定的都是火电的部分,补贴的不动,对于无补贴的这种项目就很难提出这样的要求,它们是不参与跨区市场化交易定价的。


第三类就是电力市场化交易的无补贴项目,其实是配合2017年年底出的分布式市场化交易文件的,它要求降低直接交易的输配电价以及收费,目前整个条款只是针对已经纳入国家试点示范中的分布式市场化交易项目。2017年上报了35个试点项目,这35个试点项目在整个2018年进展不是很大,其中进展比较大的是山东东营的一个项目,东营刚刚核出来一个输配电价。根据这个文件,它也明确表示了,交易电量仅执行风电、光伏发电项目接网及消纳所涉及电压等级的配电网输配电价,免交未涉及的上一电压等级的输电费。对纳入试点的就近直接交易可再生能源电量,政策性交叉补贴予以减免。我相信中东部有志于做分布式市场化交易的还是有比较大的利好,但是这个利好的范围还是比较小,仅限于国家的试点项目,我们也拭目以待,看看通过这一次平价上网政策的助推,之前的35个项目能不能有更明确的一些进展。这是从文件中我们梳理出来的三种不同类型的项目如何能够实现平价上网。


从整个文件来看,不仅有平价,还有低价,低于当地火电脱硫脱销电价,从市场的预测来讲,能源局也预计,比如说到2020年,如果还是竞价上网这种大型项目有可能会出现低于火电脱硫脱销电价的现象。其实在领跑者的项目定价中,青海已经出现过了,但是由于青海当地是用水电结算,所以还是需要补贴的,伴随着成本及各方面的控制,未来这种情况在一些光照情况比较好的地区会出现。因此,能源局在这个时间节点推出平价上网框架性的这么一个政策,我们认为是符合行业管理的进度要求的。并且对于能源局来讲,它也需要一段时间让各地能够适应这个平价项目的管理,所以这两年时间对于后面整个2020年之后可再生能源政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那么这个政策目前对于各位投资人会有相应的担忧,第一个担忧就是你要推平价的政策,是不是所有的项目都不给补贴了?我们认为不是,从整个文件上来看,平价的项目是不受指标限制的,有指标的项目还是按照之前的管理办法在走,无补贴的项目是一个增量的角色。这次的风电、光伏的电价调整以及规模发放没有按照以前的时间节点在2018年年底发布,现在整个行业对此还是比较的迷茫或者是期待。对于能源局来讲,2019年的指标肯定还是会存在的,只不过这个指标现在他们要考虑应该如何来处理2018年531之后并网的一些项目,这个指标是优先发给他们,还是完全按照2019年并网的项目来走,这是目前争论的焦点。


对于明年的市场来讲,我们还是比较乐观的。在政策没有出来之前,我们也跟大量的项目投资方进行过沟通,那么对投资人来讲,他们对平价的项目并不排斥,主要原因在于:第一,平价的项目现金流更加稳定和健康,你的整个现金流其实要比有补贴的比例更高一些,有些甚至可以达到100%,对于当前的投资人来讲,只要能够满足他们的投资需求,我指的主要是回报率的要求,他们是愿意做这样的项目的。投资人对于是否有补贴,以及是否是平价的,他们并不是说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偏好,如果这个平价项目是通过地方政府协调,并且电网能够保证20年的购售电合同,同时它又具备优先上网的保护,对于投资人更加有利一些,至少根据我们跟发电集团的沟通情况来看,大家对未来的发展趋势还是能够理解,并且也在朝这方面在努力。


第二个,这个政策对于市场来讲,其实大家能够看到,关键是电网的作用会越来越突出,关键在电网身上,它要承担并网以及消纳的配套性的问题,还要对冲20年的定价以及波动,可以说电网的配合程度未来将决定平价项目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是相信一个越加开放的电力市场将会有一个更清晰的界限,特别是现在电网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董事长,明确表示一定要跟随9号文进行电力市场改革。对于一些发电的项目,具备长期、中期、短期的交易合同也是市场通行的行为,所以在后面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也拭目以待电网对整个可再生能源大的方向转变之后他们是如何来配合的,特别是像发电权的交易这种是首次提出,这个对于电网组建全国电力交易市场也是比较大的一个挑战。


另外一个,大家比较期待的就是工商业屋顶,工商业分布式在2018年占到一半左右,量还是非常大的,但是在这个文件中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表达,这个文件针对分布式市场化交易主要指的是已经纳入到国家试点的项目,对于大量无补贴的项目能不能售电,我们还需要等待新的管理办法出台,我相信通过新的管理办法,将会给工商业的分布式项目一个更明确的操作流程,因为在531之后,部分地区也确实事实上停止了工商业的屋顶分布式项目的备案,当然了,后来能源局进行了这方面政策的澄清,就是说无补贴的项目还是放开的,但是无补贴的项目目前来讲管理的办法,包括如何认定自发自用,多少比例计算自发自用,还是要等待管理办法进一步的出台,届时的话,无论是大型的地面项目还是分布式屋顶的小型项目,短期整个的政策结构将会更加的完整。我们这边的解读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