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苗连生:这个杀手不太冷

严凯 来源:商业暴风眼 编辑:布悦 苗连生光伏英利

        和苗连生私交较好的人,都会亲切称他为“老苗”。在2016年退休之前,他是个掌管着一万多员工、带领中国光伏公司举旗反对欧美国家“双反”的企业家。

        但在更多的时候,他朴实、随和的性格更符合“老苗”这个带着中国特有关系称呼的形象。
 
        江湖已经不是那个江湖。在光伏这个盛产中国首富和中国首负的行业,当施正荣、彭小峰、李河君这些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日渐淡出人们视野时,老苗仿佛依然是这个江湖里流传着的一个传说。
 
        他已经离开,却始终没有告别。
 
       
 
        “一、二、三!”

        50米开外,老苗笑着朝我们走来,人未到,声先至。身旁的两条小哈巴狗一前一后跟着。
 
        老苗年轻时当过兵,打过越战,对部队的情愫,也带到了他一手创办的英利,也包括这列队式的吼声。当他吼完,他旁边的英利员工没有任何反应,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他们早已习惯。
 
        这是一场事先约好的会面,老苗让我们先去办公室等等他,他还要继续完成每天一个小时的急走。他的手下说,老苗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在“小跑”,因为每公里他仅用7分钟。
 
        “你这个速度,我们年轻人都追不上。”我说。
 
        “你们这些懒蛋。”老苗笑嘻嘻地回复。
 
(英利保定总部厂区大门口)

        每天早上,老苗起床后都会先去门口迎接前来上班的员工。在全国,恐怕很难找到第二家像英利这样的公司,员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大老板在门口迎接他们。
 
        老苗的这个习惯坚持了近30年。但英利总部门口的这道“风景线”颇受争议。批评者认为,老苗是在作秀。其实,除了这个“秀”,“苗式秀”还包括坚持让员工跑操,每到年底为员工“大锅炖鱼”等。
 
        “你给我秀个几十年试试看。”老苗点上一根烟,一边抽一边说。从屋外到屋内,将近20度的温差让老苗的脸红彤彤。
 
        在英利,所有员工统一称呼老苗为“领导”。“某某总”可以有很多,但“领导”就只有一个。这个独特的称谓,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政府部门内下级对上级的称呼。
 
        在这次见面之前,我已有三四年没见过老苗。这几年,由于公司经营状况不佳,债务承压,原本就低调的老苗变得更加低调。

        尤其是2016年7月辞任英利集团董事长后,他更是深居简出,起居室也搬到了厂区内深处的一栋小楼里,过上了种种菜、钓钓鱼的退休式生活。
 
        不过,这并不意味围着老苗对公司和外界发生的事不关心。相反,他依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对宏观经济、行业未来趋势依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对于英利的现状和未来,对光伏行业的看法,以及为何退休,老苗依然像个坦诚的老朋友一样,言无不尽。
 
       
 
       在英利新翻修的展览馆内,一进门处有一段话是这么描述的:“裕华路深夜的灯光,1987年1月15日‘英利化妆品经销部’成立”。下面,则放着一张老苗当年站柜台的照片。裕华路位于保定古城区,曾是保定繁华的文化中心和商业中心。
 


        彼时的中国,早已掀起了改革开放的浪潮。
 
        在这股浪潮下,王石、柳传志、鲁冠球等人已经开始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史上镌刻上自己的名字,“84派”也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企业家。
 
        在保定,退伍后的老苗并不安分。他敏锐的觉察到了时代的变化,女性爱美的天性随着社会的开放正被解放出来。于是,老苗便将化妆品专营模式首次植入保定,做起了化妆品生意。
 
        他的这种敏锐性在随后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被证明极为准确。比如说,早在1993年就开始涉足太阳能行业,1998年成立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
 
        彼时,中国的光伏市场刚刚起步。但欧美国家太阳能市场的蓬勃发展,带动了一大批中国光伏制造公司的崛起。
 
        在这些公司的名单中,英利、尚德、赛维LDK等公司成为美国资本市场的“宠儿”。施正荣和彭小峰甚至先后荣膺过“首富”称号,而英利则凭借着赞助世界杯的声名鹊起,成为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光伏公司。
 
        直至今日,英利当年赞助世界杯之举,依然是经典的品牌营销案例,老苗的跨界玩法,也被后来者不断模仿。
 

        但盛极必衰。施正荣的尚德帝国轰然坍塌,彭小峰的赛维LDK名存实亡,英利也陷入了债务泥潭。
 
        不论是施正荣、彭小峰,还是老苗,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折戟在多晶硅料上。当年快速扩张下的“竞跑”带来的隐患,随着硅料市场的急转直下被成倍放大,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无力回天。
 
        从2011年开始,英利连年亏损。持续亏损下,债务违约随之而来,沉重的债务负担将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砸的抬不起头来。

        随后的几年,老苗驱车走了几万公里,前往公司位于云南、广东、广西、山西等几大生产基地,为员工鼓舞士气。他带着两口大铁锅,每到一处,他就亲自为当地的员工炖鱼炖肉。
 
        老苗像个将军一样,试图带领他的战士们重新站起来,但这次面对的困局可能超出了他的预期。
 
        2015年10月,英利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步入债务违约。2016年5月,天威英利发行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
 
        但相比施正荣和彭小峰而言,老苗仍在苦苦支撑。由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高管”们纷纷留守英利,成为英利支撑至今的关键。
 
        “今年(2017年)的状况还可以,英利集团总体营收比上一年上涨了582%。”苗连生说,“之前有参差不齐,现在各大板块都赚钱了。”除了光伏板块,英利集团的其他业务板块都已恢复了造血功能。
 
        对于外面的种种质疑,他选择沉默:“没必要,低调些好。”
 
        三
 
        老苗让来访的客人们尝尝他自己亲手种出来的草莓。这个草莓是他在2016年7月份卸任英利集团董事长之后种的。
 
        “轻松一些了,比去年(2016年)好多了。”老苗说。在这之后,他大概种了3亩草莓。每隔个两三天,他都会搬个小板凳,去草莓地里挖挖草。
 
        老苗卸任董事长引来了外界对英利的种种猜疑,尤其是针对英利的业绩和债务问题。但老苗的回应是,卸任董事长实际上是很多年前就已经计划好的“退休”。
 
        早在2011年年初,老苗就私下透露,已经为自己制定了“退休计划”。当时他定下的退休时间是2015年。
 
        那时候,老苗钦点了王向东为首的5名高管作为英利的“特别行动小组”。当时,这五名侯任人除了王向东外,还包括熊景峰、郑小强、李宗炜、王亦逾。
 
        其中,王向东年龄最大,自2001年之后就一直跟着老苗;而熊景峰和郑小强则是老苗一手带起来的徒弟,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英利。
 
        李宗炜和王亦逾都曾在普华永道工作,后来被老苗高薪挖来筹备英利上市。在这五人中,唯独李宗炜在2014年底离职。
 
        此次老苗辞任董事长后,接任的正是王向东。但后来王向东因为身体原因,改由王亦逾出任英利集团董事长。
 
        当年,苗连生还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好了打算。退休后有三个要求:第一,不要为基本吃饭的钱发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第二,住,不需要太大,干净舒适即可;第三,穿,老家伙又不需要什么名牌,得体就行。
 
        “退休后我也不会闲着,会去干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比如说养养猪、种种菜。主要是以劳动为主。”老苗当年说。
 
        如今,老苗正式退休,只不过由于英利的经营状况不理想,他不得不延迟了一年。“你看王亦逾他们这些年轻人不也干的很好。”老苗说。
 
        不过,尽管已经退休,老苗也可以过上养养猪、种种菜的生活,但他依然在操心英利的未来,如何尽快将英利带出泥潭,是他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
 
        会面临近结束,老苗又跑到门前的鱼塘钓起了鱼。几分钟的功夫,他就钓起了一条几斤重大鲤鱼和一条近两斤重的鲫鱼。
 
        鱼塘远处,鱼标又被扯动了好几下,但老苗气定神闲。他能从鱼标动静的大小,判断出底下咬钩的是哪种鱼。
 
        而这个鱼塘,除了养鱼外,鱼塘旁边还养着数量繁多的孔雀、天鹅、鸭子、鹅等,宛如一个家禽养殖场。
 
        今年2月的保定天气比往年寒冷许多,迫使老苗不得不穿上了袜子,“以前冬天我从来没穿过袜子,今年是真的冷。”
 
        他看上去,真的老了。

0